分类 专业软件开发制作 下的文章

  北京11月4日电 (记者 高凯)由十月杂志主办的“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日前落下帷幕,来自俄、法、德、日、西等语种的著名文学期刊的主编与编辑、国内知名文学期刊主编和外国文学研究专家围绕文学期刊对文学发展的使命进行了座谈。

  2015年起,《十月》杂志与俄罗斯《十月》杂志联合举办了三届中俄《十月》文学论坛。今年《十月》在杂志上开创了“世界文学期刊”专栏,邀请各大语种的知名文学研究者和翻译家撰写文章,向中国读者和文学界人士介绍各国文学期刊。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表示,“这次我们邀请中国主要文学期刊与来自几个国家的同行,就世界范围内的文学期刊话题进行研讨和交流,相信对我们今后的工作会产生积极的作用。”

  法国《现在》杂志主编雷吉尔·加亚尔指出文学中存在着一种期刊的诗学,“这个期刊的诗学基于它自身成立,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文学类型,它的行为方式、它的存在方式和它思考文学的方式,都和其他的不同。文学期刊的声音,读者不多,但这个声音是持续不断的发生,能够持续不断的刷新它自己的立场,给人带来新的现实,也是对文学本身的一种更新。文学杂志最重要的是对语言的关切,它能允许作家通过他自己的语言去和世界上各种各样对语言的损毁的、漠视的情景做斗争。”

  西班牙《客迈拉》杂志主编费尔南多·克莱默特说:“《客迈拉》一直是作家的期刊,并不是文化作者的期刊。不是新闻杂志,而是有文化底蕴的杂志。我们不追求短平快的主题,而是致力于文学的传播与普及,特别是优质文学。”

  对于文学期刊未来的方向,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树才认为,“无论在法国还是在中国,一个文学刊物的品质、影响力和能量经常是跟这个主编的个性、能力和能量联系在一起的。我特别希望主编能够发挥自己的个性,把刊物做得更加具有它的个性、具有它的能量和它的吸引力,这种特点是符合文学本身的,文学本身是需要个性的,所以一个文学刊物的主编有个性,文学就找到了它很突出的侧面。”

  《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指出,“年轻一代的创作和我们已经熟悉的中国文学也好、世界文学也好,已经形成传统的正典的序列之间明显存在一些区别,主流的大部分人的创作,他们作品拿来以后有一些区别。我们这代办刊人如何甄别、如何选择、如何开发这样的作品,面对新的时代变化的时候如何选择他们?一代又一代新的年轻作者能够接续,成为我们创作的力量,这是非常严峻的一个问题。”

  《花城》杂志特约学术主持何平特别强调了编辑对于文学期刊的重要作用,“我想象中有一种编辑,这种编辑在我们当代文学中一直存在,我其实把编辑看成是一个文学批评家,把编辑行为当成文学批评行为。批评即判断,所以我是把刊物的编辑行为作为一个很重要的文学批评的活动。”

  近年来,网络的出现极大冲击了文学的印刷和出版,西班牙《客迈拉》杂志主编费尔南多·克莱默特坦言,“我们杂志销量已经减少到八十年代的十分之一,我认为挑战在于如何把优秀的文学区别于目前充斥在社交网络上的低质量的读物,以及如何保持对读者的初心。可能做好筛选工作并且展示优质文学,会让我们对这种网络刊物有所区别。”

  日本《昴》杂志主编羽喰涼子说:“通过手机,读者可以免费的读到很多内容,作为编辑的我们,做着让读者花时间又花金钱去读书的工作,如果我们只是刊登一些不温不火的文章,这无疑是自寻绝路。”

  对此,《北京文学》主编杨晓升认为,“有人说是网络文学的冲击,我觉得这种冲击不是直接的,我的理解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文化的多元,包括生活价值的多元,原有读者八小时以外的时间被分解、分流。面对文化多元,读者八小时之外的时间被分解减少的情况下,文学期刊读者的减少到发行量的减少是自然而然的。”

  《钟山》杂志副主编何同彬指出文学期刊在面向年轻作者读者中遇到的困惑,“我们文学期刊在推年轻人,大量的推这些青年写作者,这里面也产生很多问题,很多年轻写作者在他还没有成为特别成熟的作家之前就过早在重要期刊发表,而且得那么多奖项,非常不利于一个青年作家的成长,但是现在整个期刊行为都在围绕着青年人,在打造自己刊物的未来或者说展现自己刊物的实力,这样一个形态本身也是有很多问题的。”

  “过去简单记录一下历史进程、记录一些事件、记录一些过程就会引起轰动的时代再也不存在了,信息能把你淹没,让你变得枯燥、乏味,让你疲惫不堪。”《十月》杂志主编陈东捷说表示,“《十月》一直在关注历史进程,但关注里面,那些隐秘的思想和情感,其他的媒体形式或者网络小说其他形式,可能很难做到的就是这种非常隐秘、你甚至很难察觉、作家也不是很理性的呈现,而是文学化、艺术化的呈现,我们从这种东西里发掘最大的可能性。我们现在不光是现实主义,只要有新鲜的可能性,我们都要包容,我们一直在寻找这种可能性。”(完)

  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再回应KTV歌曲下架

  6000歌曲下架并非强制且只针对特定版本

  11月5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称“音集协”)发出《关于停止使用部分涉诉歌曲的公告》,要求各KTV终端生产管理商和卡拉OK经营者删除或者不再向消费者提供6609部音乐电视作品即MV,引发了不小的关注。虽然其中大部分是少为人知的冷门歌曲,但也有《恰似你的温柔》《十年》《K歌之王》《死了都要爱》《晚秋》等传唱金曲,惹得很多麦霸网友一片哀叹,担心以后再也无法在KTV点唱这些歌曲了。为此,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昨天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再次做出回应,称此次歌曲MV下架并非强制执行,而且只包括与音集协有合作关系的KTV经营者,要求删除的也只是某些特定版本,如《卷珠帘》《当你老了》等,就仅限于《中国好歌曲》等节目的播出影像版本。

  英皇娱乐等为何被下架?

  代理公司严重违规而解约

  周亚平解释说,依据《著作权集体条例》的相关规定,音集协只能代表自身会员及接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称“音著协”)委托的授权作品向KTV经营者发放许可,非音集协或音著协管理的作品均不在许可范围内。而这次要求下架的歌曲MV中涉及的一些知名唱片公司如英皇娱乐、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等原本就并非音集协会员,此前的授权事宜都是委托相关代理公司和音集协方面办理的。因与音集协合作10年之久的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在业务中出现严重违规违约行为,音集协11月5日解除了双方合约,天合集团所属的7家子公司由此同时退出音集协,下架的6000余首作品就基本都属于这几家公司的代理范围。

  KTV再也见不到这些歌?

  只针对特定版本且经营者可自行谈版权

  周亚平表示,音集协只是一个集体管理组织,并不能强制经营场所将作品下架,此举其实是为了保护己方合作用户的利益。“如果他们坚持使用这些已无合法授权的作品,就有可能面临版权方的侵权诉讼和索赔,所以我们才会通过公告方式告知这些用户不要再使用了。不告诉他们的话,那是我们的失职。” 至于国内还有些KTV不是通过音集协而是通过自有渠道取得版权方授权的,则不在此次通知下架范围之内。即便是从音集协获得授权的KTV,如果今后还想继续使用这些作品,也可以自行去与版权方沟通洽谈。

  周亚平还强调,对于KTV来说,提供给消费者使用的作品主要是MV而非歌曲,一首歌往往会有多个MV版本,那么除了未获授权的特定版本,其他MV版本只要是有合法授权的,也无需下架。音集协宣传部主任国琨昨日进一步解释,比如陈奕迅、张惠妹、邓紫棋等热门歌手的经典作品被下架的都仅限于某一个版本,像陈奕迅被下架的《十年》《K歌之王》都只是英皇娱乐(香港)有限公司版本,张惠妹的《听海》和邓紫棋的《泡沫》也只是丰华唱片股份有限公司制作的版本,其他版本仍然可以在KTV现场点播。

  唱片公司退出是因为分成问题?

  音集协只从中抽取使用费的4%

  据了解,2008年时音集协成立的目的就在于为版权方和使用者搭建一条便于沟通的桥梁,因为面对海量的音乐作者和作品,KTV经营者想要全部实现一对一授权的难度非常之大,而通过音集协这样的集体管理组织来统一协调就会比较省事。周亚平介绍,基于此目的而成立的音集协本身并非赢利性组织,现在每年都是通过KTV经营者提供的点播数据,委托第三方统计公司进行加权平均后,按照点播量向经营者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后再支付给版权方,音集协只从中抽取4%的份额用于机构日常的基本运营。下一步音集协还将通过科学技术手段,依靠平台建立更加公开透明的授权收费及分配体系,以合理精准的收费及分配,让创作出好作品的权利人能够获得跟作品流行度相匹配的收益。

  不下架会面临什么后果?

  少数权利人索要高价使用费

  另据透露,此次公告的发布是音集协接下来将大力推动正版KTV曲库建设、规范KTV版权市场的系列举措之一。当下,少数没有加入集体管理组织的权利人将其作品通过与律师事务所合作或通过交易层层转包,利用各地法院司法判赔额存在的巨大差异,选择在高判赔额的地区不向任何使用者授权,然后再批量起诉当地KTV经营者,以期获得远远高于作品实际价值的商业利益。此举让众多的KTV从业者苦不堪言。音集协规范曲库后,向音集协缴纳著作权使用费的KTV场所即可彻底摆脱被诉风险,以建立公平合理的行业新秩序。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实习生 邓先宇

  相关链接

  下架歌曲数量最多的唱片公司

  英皇娱乐 3813首;

  丰华唱片 718首

  爱贝克思 577首

  乾坤影视传播有限公司 300首

  广州新时代 72首

原标题:英媒:中国2月增持美债85亿美元 仍为美债第一大持有国

图为人民币和美元(2016年1月7日摄)新华社发图为人民币和美元(2016年1月7日摄)新华社发

参考消息网4月17日报道 英媒称,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数据显示,今年2月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规模增85亿美元(1美元约合6.28元人民币)至1.18万亿美元,仍旧为第一大美债持有国;上个月则为减持美国国债167亿美元。

据路透社4月17日报道,日本作为美国公债第二大持有国,2月其持有量降至1.0595万亿美元,1月为1.0658万亿美元。

最新数据显示,2月中国净增持美国长期证券165.95亿美元,其中净增持一年期以上美国国债150.29亿美元,净增持机构债5.02亿美元,减持公司债和公司股票分别为0.71亿美元和11.35亿美元。

报道称,截至2月底,外国主要债权人整体持有美国国债总额约为6.2916万亿美元,上月底为6.2605万亿美元的规模。

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之际,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张宇燕15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中国大规模抛售美债的可能性很小。

中国人民银行15日公布数据显示,今年3月末外汇储备3.143万亿美元,环比上升0.27%;2月末为3.134万亿美元且环比下降,一度中止此前连续12个月回升的势头。

参考消息网4月17日报道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8日报道称,俄罗斯空天军总司令谢尔盖·苏罗维金8日称,俄空天军2018年将让3个换装最新S-400防空系统的防空导弹团进入战斗值勤。

苏罗维金对记者表说:“现代化的防空导弹系统S-400、S-300以及弹炮合一防空系统‘铠甲-S’正在列装俄空军防空导弹部队。仅在2017年就有4个防空导弹团换装S-400防空系统。2018年另外3个换装S-400防空系统的防空导弹团将进入战斗值勤。”

图为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

他还称,已装备S-400防空系统的5个团目前正在保持莫斯科及其周边中央工业区的防空火力。

苏罗维金称:“莫斯科及周边地区的防空安全由俄空天军所属特别防空兵团负责,其所属5个S-400防空导弹团能绝对保障莫斯科及周边地区的防空安全。”

S-400“凯旋”系统是俄罗斯新一代移动式地对空导弹系统,可携带3种不同类型导弹,这些导弹能在很短至极长距离内摧毁空中目标。该武器系统旨在追踪和摧毁从侦察机到弹道导弹的各类空中目标。(编译/邬眉)

参考消息网4月17日报道 据英国《明星日报》网站4月15日报道称,随着美英法对普京的伙伴巴沙尔·阿萨德发动空袭打击,对战争的担忧达到了新的高度。

报道称,俄罗斯已经警告说,如果有人采取某个错误举动引发北约力量与莫斯科之间的冲突,局面可能升级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防务分析人士则警告说,如果这个西方联盟与普京之间发生战争,那么俄罗斯军队可以在短短60小时内作出决定性打击。

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提醒北约必须升级其部署在俄罗斯边界的部队,确保普京无法赢得在欧洲的战争。俄罗斯在欧洲边界部署了重兵,令以英国、美国、德国和加拿大为首的规模小很多的北约军队相形见绌。

图为西方-2017演习中的俄军坦克

俄罗斯对北约构成“严重威胁”,除非北约联盟派出更多部队以确保拥有一个“防卫欧洲的多领域全面预案”。大西洋理事会的报告形容这是对北约军队进行升级的“关键性要求”,如果北约希望确保战胜俄罗斯的话。

普京目前拥有进行“短期战争”的优势,因为他集结在俄罗斯西部的军队将能够淹没波罗的海三国。该报告援引同样从事防务研究的兰德公司的观点称,俄罗斯的军事演习已经证明,普京的军队可以长驱直入欧洲,并在短短60小时内攻占北约波罗的海成员国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两国首都。

大西洋理事会称,北约拥有规模大很多的军事力量,将能够在长期战争中胜出,而俄罗斯为此制定的对策是确保在短期战争中取得重大胜利。俄罗斯还可以利用军事演习作为“伪装”来部署军队,从而向波罗的海地区转移更多部队。北约军事指挥人员必须向俄罗斯表明,与北约进行战争将是“必定失败”的企图,以此阻吓普京。

不过,该报告确实提到“战争固有的不确定性”,并表示没有人能够预言北约和俄罗斯间的对立何时会升级为一场全面冲突。大西洋理事会称:“鉴于俄罗斯构成的常规挑战,北约需要表现出有效的威慑态势,以便使在欧洲进行的任何军事冲突对俄罗斯来说都显然是‘必定失败’的企图。”

该理事会补充说:“只要按照上述说明采取正确举措对北约常规军队能力进行升级,那么北约就会有充分能力阻吓或者在需要时战胜俄罗斯常规军队。为了避免俄罗斯的误判以及确保北约国家的自由和安全,增强常规军队能力是一项关键的要求。”

在过去几年里俄罗斯和西方一直处于相互争执中,但过去几个星期局势出现了严重升级。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对巴沙尔的打击,叙利亚成为这两大力量之间的一个闪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