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烽火叙利亚|议会、难民、政策:德国不参与打击的三重原因

4月14日凌晨,美国、英国和法国以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涉嫌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对叙利亚军事目标实施精准打击。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美、英、法动武前一天表示不会参与对叙军事行动,同时支持以外交途径解决争端。

在美、英、法对叙利亚进行空中打击后,默克尔又旋即表示,空中打击是“以摧毁阿萨德政府的化学武器、阻止阿萨德政府违反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为目的,是美、英、法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承担责任的表现”,因此评价此次打击是“必要且适当”的。德国外交部长马斯(社民党)和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基民盟)也在第一时间肯定打击阿萨德化学武器的正确性,并且指责俄罗斯阻碍联合国安理会调查叙利亚化学武器一事。

在这场突发事件中,德国在行动上延续了其在外交政策上固有的“克制文化”,保持对域外军事行动的矜持和谨慎;但在道义上对盟友的行为表示支持,避免了之前在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行动中明确向盟友说“不”而陷入与美国乃至整个西方阵营疏离的情形。

面对叙利亚持续多年的混乱局面,德国和那些企图从中“分一杯羹”的国家一样没有应对纷繁复杂局势的长期策略。但是,从“阿拉伯之春”爆发至今,德国对叙政策延续了受内政因素、包括国内民意驱动的特点,同时努力维持“有所作为”和“克制文化”间的动态平衡。

默克尔与马克龙。视觉中国 资料默克尔与马克龙。视觉中国 资料

议会说“不”

首先,当前德国国内各政党对如何处理叙利亚危机虽然态度不一,但都不主张采取军事行动。针对此次行动,德国反对党左翼党和德国选择党直接将矛头指向美国,认为在没有明确证据表明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的情况下冒然实施报复打击才是违背人权。面对军事冲突的不断升级,左翼党寄希望于俄罗斯可以比华盛顿、伦敦和巴黎更为理性、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德国选择党指责默克尔应对危机始终态度敷衍、投鼠忌器,认为德国应同时与俄罗斯和阿萨德政府就叙利亚问题保持沟通。另一反对党绿党认为德国应该主动促成欧盟成员国达成一致、共同应对;自民党则强调与俄罗斯和土耳其保持对话的必要性。

德国联邦国防军域外行动需要议会授权,由上可见,德国在参与叙利亚军事行动上也没有议会多数支持。而且德国国内民众呼吁和平、反对军事冲突的声音依然为主流,早在2017年4月美国以叙利亚政府实施了化武袭击为由发动军事打击时,德国绝大多数民众均持反对意见。因此,对于刚刚“满月”的新一届德国政府来说,在各党和国内民意并不支持对叙利亚动武的情况下,继续和以往那样,在口头上表态支持、在行动上不实质参与,依然是一个稳妥而又“成本低廉”的做法。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8日,希腊雅典,众多叙利亚难民在德国驻希腊使馆前发起集会,要求前往德国与家人团聚。视觉中国 资料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8日,希腊雅典,众多叙利亚难民在德国驻希腊使馆前发起集会,要求前往德国与家人团聚。视觉中国 资料

难民之累

第二,受难民危机的影响,德国认为叙利亚危机的当务之急是消灭当地“伊斯兰国”恐怖势力、避免造成更多流离失所的难民。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以后,超过百万的叙利亚难民涌入德国。随着近年来有极端势力背景的移民造成的恐怖袭击事件和犯罪事件频发,反移民、反欧盟的右翼民粹政党在日益高涨的排外情绪中不断壮大,难民接纳与融入已经成为关系德国社会安全、稳定和欧盟一体化的关键话题,更是在去年德国联邦大选中的核心议题。

难民危机对德国社会造成的冲击早已改变了德国在“阿拉伯之春”爆发伊始对伊斯兰国家的感受,对难民既同情又忌惮的复杂情感超过曾经想推动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的优越感和使命感。因此,任何无法为叙利亚带来和平与安宁的行动对德国来说都意味着会有更多的难民踏上通往欧洲的颠沛之路,都意味着难民遣返政策将更加难以落实。所以,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争夺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行动对德国而言没有什么吸引力,德国更不会像法国那样急于在这场军事行动中彰显大国姿态。

政策导向

第三,纵观德国在“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的叙利亚政策可以发现,德国坚持在联合国和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框架内以政治对话和经济制裁的软性手段协调危机。在2013年9月爆发叙利亚化学武器危机后,德国的立场经历了从支持反对派推翻阿萨德政权,到后来寻求同阿萨德政权保持对话的转变。但无论哪种政策导向,德国都保持克制的立场,反对西方国家武力介入叙利亚内战。即使在2015年法国巴黎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在法国首次触发《里斯本条约》互助条款的背景下,德国联邦议会在2015年12月4日批准联邦国防军派遣1200名官兵为法国军事打击“伊斯兰国”提供后勤、情报和护航支持,并主动向库尔德人提供武器,支持其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但德国仍然避免直接参与作战行动。

由此可见,德国在对叙政策上试图保持有理、有节、有度,避免直接卷入冲突。在德国新政府的《联合执政协议》中,外交政策章节的第一句就强调德国的外交政策是以实现和平为目标,虽然也指出联邦国防军是德国安全政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明确强调,德国依然重点通过外交、对话、合作与发展援助等手段解决国际危机与冲突。

德国在此次叙利亚军事行动中的“克制”和“圆滑”与法国的积极主动形成了鲜明对比。德国与法国在经历了充满不确定的2017年后多次强调要共同捍卫欧盟团结与稳定,尤其是在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变得不再可靠的背景下,要推动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向前发展。在德法推动下,欧盟25国已经在2017年12月签订了“永久结构化合作”防务协议(PESCO),朝欧洲防务联盟迈出了坚实一步,但此次德法在军事打击叙利亚问题上的不同表现,表明两国在战略文化上的差异并未有实质性改变,这也是欧盟共同与防务未来发展中的一个主要障碍之一。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