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专业软件开发 下的文章

原标题:调查:生活垃圾分类实施1年 多数人扔垃圾不分类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8日电(记者 吴涛 邱宇)2017年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改委、住建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部署推动生活垃圾分类。一年多过去,垃圾分类实施情况怎么样?实施起来有什么难度吗?中新网记者近日进行了走访调查。

某小区内,垃圾分类志愿者在进行作业。中新网 吴涛 摄某小区内,垃圾分类志愿者在进行作业。中新网 吴涛 摄

不同小区实施措施和情况差异大

记者走访发现,以北京为例,垃圾分类实施情况差异比较大,甚至相邻的两个居民生活区,实施情况可能就完全不一样。

家住北京朝阳区某小区的安一依(化名)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她们小区内执行的比较好,除了做了垃圾桶分类,还有专门回收水泥、油漆、木材和玻璃等装修垃圾的场地,也有回收旧衣物的投放箱。

在北京丰台区某小区,其物业人员告诉中新网记者,垃圾清运人员在清理垃圾桶时,会在现场进行简单分类,有些不方便进行现场分类的,会送到回收站后再分类。

在北京房山某小区内,还配备了垃圾分类志愿者。有志愿者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每天一早就干活,需要赶在垃圾车回收之前完成垃圾分类,把厨余垃圾全部放在“绿桶”内,其余垃圾放“蓝桶”,每天需要分拣20个桶。

但和这个小区相邻的另一个生活小区,状况大相径庭。垃圾桶都是“清一色”,并没有标注分类,垃圾回收车回收时对这些垃圾也是“一锅烩”。

有的小区垃圾桶都是“清一色”,并没有进行分类。有的小区垃圾桶都是“清一色”,并没有进行分类。

分类垃圾桶常见,分类依然难

如上所述,居民生活区域一般都会有厨余垃圾桶和其他垃圾桶,那街道等公共区域如何做的呢?记者走访发现,在城市街道、地铁等一些公共区域,一般都会有可回收垃圾箱和不可回收垃圾箱两种。

另外,即便是在街道,有一些地方也会设立厨余垃圾桶,在北京阜成门外大街一带,经常有厨余垃圾回收车执行作业。

不过,这些垃圾桶内的垃圾真的是分好类的吗?记者观察发现,在一些不可回收的垃圾箱里,混有矿泉水瓶、纸箱等可回收利用物品;而厨余垃圾更是分散在各类垃圾桶中。

记者走访中还注意到,虽然多地对垃圾箱都做了分类,但有害垃圾箱并不多见。而且,部分有害垃圾直接投放在生活垃圾箱内,比如废旧电池就比较常见。

《方案》要求细化垃圾分类,其中有害垃圾包括废电池、废药品、废油漆、消毒剂、废胶片及废相纸等。《方案》要求设立用于投放这类垃圾的专门场所或容器,并在醒目位置设置有害垃圾标志。

街道、地铁等一些公共区域,垃圾桶一般进行了“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分类。街道、地铁等一些公共区域,垃圾桶一般进行了“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分类。

垃圾为什么分类难?

垃圾箱明明有分类,为什么分类依然难呢?正如上所述,有的小区需志愿者对分类垃圾箱进行二次分类;有的垃圾和所在垃圾箱的属性明显不符。

上述垃圾分类志愿者表示,居民目前基本上都没有意识进行垃圾分类,都放在一个垃圾袋内,里面什么垃圾都有。还有问题出现在扔垃圾的环节中,有小区的居民告诉记者,他们一般会把垃圾扔到离自己最近的垃圾桶里。

安一依认为,因为目前不进行垃圾分类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据了解,她之前在国外生活过几年,当地有法律规定,如果不分类扔垃圾,很可能会被罚款。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我国有关垃圾分类的规章制度主要是激励性质的,如果想让个人去履行自己的环境责任,还要有约束性、惩罚性措施。

《方案》中显示,具体到城市居民而言,通过建立居民“绿色账户”、“环保档案”等方式,对正确分类投放垃圾的居民给予可兑换积分奖励。但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提起“环保档案”等,很多居民都是一头雾水。

刘建国还指出,垃圾分类需要每一个人的参与,要改变个人的习惯是比较难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很难在一两年内见到成效。

资料图:图为市民参与“丢垃圾”游戏,培养垃圾分类意识。钟欣 摄资料图:图为市民参与“丢垃圾”游戏,培养垃圾分类意识。钟欣 摄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这么难,那为什么还要垃圾分类呢?

刘建国表示,厨余垃圾含水率较高,如果与其他垃圾混合在一起,在后端处理时,会降低设备的效率,也会降低污染控制的水平。

“而且厨余垃圾有可能污染其他可回收利用的垃圾,比如纸箱等,增加了其他垃圾进入回收领域的难度。”刘建国说。

据了解,近年来,我国餐饮业高速发展,随之而来的是堆积如山的餐厨垃圾。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餐厨垃圾产生量约在9700万吨左右。这类垃圾如果不得到及时处理,对环境造成的压力可想而知。

记者还了解到,虽然很多人知道废电池污染环境,但对其他有害垃圾并不清楚,会随手扔掉过期的药品和消毒剂等,不分类处理,对环境也会造成较大影响。

澎湃新闻()获悉,国务院原副总理陈永贵遗孀宋玉林于4月6日晚7时许在山西昔阳大寨镇大寨村家中去世,享年92岁。

2003年,76岁的宋玉林接受《鲁豫有约》访谈。2003年,76岁的宋玉林接受《鲁豫有约》访谈。

4月7日下午,昔阳县大寨镇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向澎湃新闻证实了上述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陈永贵,1914年生,山西昔阳人,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第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三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早年曾任山西省革委会副主任、中共昔阳县委书记、中共山西省委书记、晋中地委书记等职,1975年—1980年担任国务院副总理。1986年3月26日,陈永贵在北京逝世,终年72岁。

宋玉林是陈永贵第二任妻子。1965年,陈永贵第一任妻子李虎妮因病去世。一年后,陈永贵经人介绍与宋玉林结婚。1966年-1986年,两人共同生活二十年。

中新社华盛顿4月7日电 题:传奇落幕、精神永存——女士遗体告别仪式在华盛顿举行

中新社记者 邓敏 刁海洋

“她走得很平静,没什么痛苦。我知道,她很高兴终于能够与我父亲团聚。”4月6日晚,“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之妻陈香梅女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华盛顿举行,女儿陈美丽对记者回忆了她去世前的最后情景。

当地时间4月6日晚,“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之妻陈香梅女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华盛顿举行。图为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女儿陈美丽讲述母亲去世前的最后情景。 中新社记者 邓敏 摄 当地时间4月6日晚,“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之妻陈香梅女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华盛顿举行。图为陈纳德与陈香梅的女儿陈美丽讲述母亲去世前的最后情景。 中新社记者 邓敏 摄

当地时间3月30日,因中风后出现并发症,陈香梅在华盛顿家中不治去世,享年94岁。

4月6日傍晚,手持白菊前来吊唁的当地民众络绎不绝。人们向鲜花簇拥间的陈香梅致最后的道别。遗体两侧摆放着两幅油画,一幅是身着白裙、眼神温暖的陈香梅,另一幅是身着军装、容貌俊朗的陈纳德。灵堂四周的花圈上写着“祈愿深深的爱化作生命的阳光和雨露”等缅怀之词。

83岁的老中医吴世华拿着1994年与陈香梅的合影照片告诉记者,1992年刚搬到华盛顿,他就去陈香梅家中拜访这位老侨领,“爱国”是多年来他对陈香梅最深刻的印象。

称呼陈香梅为“慈母”的美中文化交流促进协会会长孔太和,用“留”和“走”形容她的一生。“在日本侵华战火纷飞的年代,她选择留在中国大陆。之后她不停地走,走到前线,结识了陈纳德将军;在美国,她为华人参政到处奔走;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后,她又积极为两岸奔走,为‘三通’作出贡献。”

出生于北京的陈香梅,20岁时作为中央社的战地记者采访“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并与之相熟。二战结束后,两人在上海重逢并于1947年结婚。此后,陈香梅的名字就与“飞虎队”一同成为了传奇。

陈纳德航空军事博物馆馆长、陈纳德的外孙女尼尔·凯乐威表示,陈香梅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我非常敬佩她”。她对美中关系也作出了巨大贡献,始终致力于为中美架设沟通的桥梁。

退役美军少将、美国飞虎队历史委员会主席詹姆斯·怀特黑德表示,他与陈香梅相识于2006年筹建“飞虎队”纪念馆之时。“当我们把这个想法告诉陈香梅时,她非常高兴,并倾尽全力为我们联络中美双方人士。”值得欣慰的是,“飞虎队”纪念馆及遗址公园已于3年前落户广西桂林。

在怀特黑德看来,陈香梅就是“历史”。“当你翻开中美关系的历史时,你会发现陈香梅,也许她不在显眼的位置,但她总会出现在那里。”

1958年陈纳德病逝后,陈香梅定居华盛顿,独自抚养两个女儿,积极参与中美交流事务。1981年陈香梅回到阔别约半个世纪的北京,与中国国家领导人邓小平见面。此后,她还曾带领部分美国“飞虎队”老兵与家属代表重回中国故地。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陈香梅颁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海外交流协会在发给陈香梅亲属的唁电中称,陈香梅顾问传奇的一生,与中华民族追求独立自强、中美友好交往和海峡两岸沟通交流的重大事件息息相关,展现了海外华人自强不息、乐观奋进、开拓进取、勇于担当的良好形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称她长期以来为促进中美两国人民友谊和交流合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与此同时,活跃于美国政界和外交界的陈香梅,也成为华人参政的一个范例。她曾担任共和党全国财政委员会副主席,在尼克松1968年竞选美国总统期间是著名的女性筹款人。美国华人组织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曾称陈香梅是一位在华盛顿政治圈内因可以接近及影响美国总统及外交政策而闻名的女性。

特朗普竞选总部纽约州亚裔联络官邱猛龙等人专程从纽约赶来参加陈香梅的葬礼。他称陈香梅“多年来指导并激励美国华人参政,为所有美国华人未来一代铺路”。

美国卫生部副助理部长林元清感佩陈香梅在美国对华人的贡献,“这三四十年来,在华府,陈香梅是我们华人的一个精神支柱。希望华人朋友能够学习陈香梅女士的精神,继续在美国为我们所有人的福利奋斗”。(完)

原标题:殷昭举代表(广东潮州市市长):社会治理重心要向基层下移

长治久安,关键在基层;安全稳定,重心在基层。潮州目前正在积极探索基层治理新模式,大力推动服务网格化、职能综合化、平台智能化、治理社会化,以基层党组织建设为龙头,切实发挥基层党组织在基层治理中的领导作用、带头作用和战斗堡垒作用。

下一步,潮州市将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把基层治理同基层党建相结合,使基层有职有权有物。

一是加快推动智能平台的建设完善和优化升级,充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等科技化手段,探索使用智能追踪、脸部识别等先进功能。

二是将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结合在一起,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基层综合治理。

三是继续深化基层治理试点工作,抓紧完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信息系统建设。

四是将基层治理与基层党建紧密结合起来。

(本报记者 罗艾桦整理)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