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对话《推拿》小说作者毕飞宇:所得荣誉全归导
时间:2017-10-29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原标题:毕飞宇:所得荣誉全归导演

  毕飞宇淡定面对改编作品获奖。

  “电影《推拿》是娄烨的作品。小说《推拿》是毕飞宇的作品。这是两码事。金马奖嘉奖的是娄烨,而不是我毕飞宇。电影《推拿》所得到的荣誉,完全属于娄烨。”

  在11月22日颁出的第51届金马奖获奖名单上,由毕飞宇获茅奖小说改编、娄烨导演的电影《推拿》,获得包括最佳剧情片、最佳新演员、最佳改编剧本、最佳音效、最佳剪辑、最佳摄影6项大奖,成为本届金马奖的最大赢家。作为原著小说作者的毕飞宇,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在这部电影即将于28日全国公映前夕,华西都市报记者也采访到从台湾参加金马奖颁奖礼归来的毕飞宇。“(获奖)是一种荣光。对改编成果感到很满意。”但他同时还坦率强调,“小说《推拿》是毕飞宇的作品,电影《推拿》是娄烨的作品,金马奖奖励的是娄烨的电影,而不是我的小说。”

  《推拿》获奖的感受

  “原著小说跟改编电影,是完全各自独立的艺术品。”

  华西都市报:电影《推拿》得到了金马奖的认可。作为原著小说作者,您有怎样的感受?

  毕飞宇:我已经看了电影,我很认可娄烨的改编,对电影很满意。事实上,早在得金马奖之前,我就看好他的改编。”不过,毕飞宇也表示,“我得重点强调一下:电影《推拿》是娄烨的作品。小说《推拿》是毕飞宇的作品。这是两码事。金马奖嘉奖的是娄烨,而不是我毕飞宇。电影《推拿》所得到的荣誉,完全属于娄烨。”

  华西都市报:娄烨透露在拍《推拿》的过程中,问您很多问题,“进行不下去就给毕飞宇打电话。”可见这电影还是有您的功劳啊。

  毕飞宇:那是娄烨的客气说法。事实上,在他导演《推拿》过程中,我们当然会聊天,展开对话,但我从来没有给他任何来自原著小说家的“指导”、“建议”或“指示”。他就算问我,我也坚持不发表意见。因为,我觉得,要尊重人家导演的工作。

  华西都市报:你怎么看待原著小说与改编电影之间的关系?

  毕飞宇:我一直坚信一个理论:面粉被人家拿走做成面条或馒头,面粉就不存在了。但小说不是面粉。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小说不会消失。小说还是小说。原著小说跟改编电影,是完全各自独立的艺术品。

  这样看待作品改编

  “不强求导演尊重作品原貌,导演该有艺术发挥的自由”

  华西都市报:不少作家,还是很在意自己的作品被改编的状况,比如会担心被乱改等等。你完全不担心吗?

  毕飞宇:我不担心。不强求导演尊重作品原貌,导演该有艺术发挥的自由。就算出现所谓的“乱改”,我也能接受。首先,我认为改编后的影视作品,跟我的小说无关。电影的作者又不会打我的名字。其次,我也觉得,电影是另外一个行当,人家有发挥的自由和权利。人家愿意尊重我的小说原貌,我会高兴。如果不尊重我的小说原貌,我也能接受,而且我也不勉强人家尊重我的小说原意。因为我相信,电影导演能看中我的小说,爱我的小说,认为我的小说给他带来了启发,这就是我作为一个小说作者的荣光。相比于“内容原意被尊重”,我更享受,我的小说“被喜爱”。

  华西都市报:根据你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得到了金马奖这样一个电影大奖。这是否会意味着,以后您与影视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或者主动?

  毕飞宇:不会有什么改变。我是写小说的。电视剧在客厅里,电影在电影院里,而小说在书房里。我还会继续写我想要写的小说。

  不认可“标签”作家

  “不能因为其作品中主角的性别、领域去为一个作家贴标签”

  华西都市报:您的小说《推拿》中关注了盲人按摩师这个群体。这种题材,在目前的国内文坛非常罕见。您是怎么做到这么眼光独到的?

  毕飞宇:我写任何一个题材,都是尊重自己的内心。我之所以会将创作的眼光,投向盲人按摩师这个群体,纯粹就是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和了解了这个群体的内心世界,我被他们深深打动了。我内心有个声音说:一定要写出来!尊重自己内心的声音,比琢磨怎样追踪热点取悦读者,要紧得多。尊重自己,是一个作家的尊严所在。坦白说,《推拿》能受到这么大的关注,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几年前我开写《推拿》时,我还很不自信,我想书出来会很冷门呢。

{dede:arclist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