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混凝土都市:混乱之美
时间:2017-08-01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混凝土都市:混乱之美

都市化达到了一个极为繁盛的高点;图为伦敦市巴特西发电站的景观。

在伦敦东区的白教堂地铁站是一条又长又宽的壕沟,列车驶出城市后不到几分钟,就会看到满眼的阳光,令人猝不及防。这段地铁多半深埋地底,基本上不会引人倚窗而望。但在此地,抬起好奇的目光却会获得美妙的犒赏。列车在深谷中穿行,谷壁是数以千万计的砖块。这些砖块可不是为了给乘客观看的:深沟两侧拱形的拥壁,地铁操作员的简易棚屋与仓库,以及白教堂路和周边街道上维多利亚风格排屋的背面。

这砖块构成的景象只是背景一块。画面上绘满了难以胜数的色块和晕染,无数条管道和电缆杂乱地遍布其间。“工”字钢梁未加规划四处分布,暗示着错位的力量与结构性困窘。一条条天桥撑起我们头顶的街道,嘎吱作响的护墙板走道(clapboard walkways)供乘客来来往往。更多的列车从地下——我们的地上列车却在地铁下奔跑。尽管有许多地铁站都有纵横交错的,和在更深处隆隆轰鸣的的线路,但在这里,我们真的能眼见其他列车和站台;整个车站在不经意间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暴露之感,好像巩特尔·凡·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1]的那些塑化尸体一样,地表城市仿佛被一层层剥开,城市的五脏六腑被一一暴露,等待彻查。

站在任一有利地势都不足以纵览全景:这一展现时而山重水尽,时而柳暗花明。在开往东区的全城线站台,混凝土楼梯的底部从墙根出现,又消失在了天花板之中。这一隐蔽而独立的空间,和我们交融在一起。白教堂地铁站就像詹巴蒂斯塔·皮拉尼西(Giambattista Piranesi)[2]的一间幻想监狱,由疯狂的电气工程师占领,并被闭路电视监控。一条新线路,“大贯穿”(Crossrail)密集铁路连接工程,正在这座非同凡响的地铁站挤出一条路来,圆通老练又超级暴力,极具土木工程特征。

一座塔式起重机挤在站台之间。你能瞥见更深的通风井以及各种机器的工作,好像摩洛客人[3]的新世界(new Morlock worlds)。地面在震颤。配有自动化器械的测量员时而环顾全场,时而前后扫视,警觉又恐慌,他们检测着数据,确保不该动的东西都安然不动。这里将会建起新连接、新系统、新站台、新电梯,还有新天桥。地铁站将会得到改善,但它不会也不可能得到简化。

混凝土都市:混乱之美

作为一幅人造景观,白教堂地铁站壮观无比。它里面的每个东西既是有意为之也是出乎机缘。里面的每个东西都暴露无遗却又保留神秘之感。它不属于,也无法属于任何风格或时代——在一连串科技浪潮下的沉积物。白教堂站甚至不独特:在伦敦地铁系统中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在其他城市和国家也有数不尽的相似地。当都市化达到一个极为繁盛的高点,并保持不受灾难或空洞的乌托邦主义干扰长达几十年之后,这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在这里,我们与城市基础设施的本质狭路相逢:不同地层、隧道与桥梁,不同的交通方式相互交织,隐藏起来的各种系统和服务暴露在一团混乱之中,草草了事的临时性的修补。我们且将它称之为“混乱”。

我成长于牛津大学城,这个地方有幸成为许多建筑纪念碑和城市建设范式的所在地:弧线形上升的高街(High Street),雄伟壮观的宽街(Broad Street)和圣吉尔斯大教堂(St Giles),臻于完美的拉德克利夫广场(Radcliffe Square)——经历了几个世纪的美学管理。这些都是精致优美的城市空间。

混凝土都市:混乱之美

牛津大学城,Antique map by Thomas Moule 1837

伦敦还有一些外围部分,能引起人们新奇的刺激感。西门购物中心后的那个多层停车场及玻璃走道构成的景象,既不亲切又没人缘,却用一种不妥协的神情注视未来,直接彻底地袒露着自己——尤其是那个烟色玻璃制成的、裹住部分梯塔的屋顶。更新奇的是那座跨越伦敦城东部支路的毛玻璃传送桥,它将半成品的汽车从这英国考利罗孚工厂运输至另一边。这两个建筑的构造使儿时的我颇为着迷。两座建筑都在我成年之前拆除。人们对这两座建筑的拆除没有一丝悲叹,今天我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两个建筑的照片。

在建造多层结构的城市过程中,混乱使城市的道德问题变得立体化

{dede:arclist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