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瑞象视点】《光的工程》选译(六)
时间:2017-08-19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瑞象视点】《光的工程》选译(六) | 光与影——莫霍利·纳吉的射程(中)

2017-08-11 17:00 来源:瑞象馆 摄影

原标题:【瑞象视点】《光的工程》选译(六) | 光与影——莫霍利·纳吉的射程(中)

作者:深川雅文

译者:林叶

《光的工程》选译

第三章 光的叙述法——现代主义摄影论

1 光与影——莫霍利·纳吉的射程(中)

1-2 光

将摄影视为“光”的现象,从这一视角上看的话,不单单是“物影摄影”,就连运用照相机创作的摄影领域也开始展现出新的现象。因为现在的重点不在于拍摄对象本身,而在于摄影作为“光的现象”如何得到表达这样的表现形式上,它在形式上的趣味与新颖则被当成了问题。对角线构图、负片·正片的反相、极端的俯瞰·鸟瞰等,并不在传统摄影观念或者当时具有强大势力的绘画式摄影的范畴内,“新摄影”的价值标准在这里成为了基础。摄影通过还原“光”而得到解放,这种摄影的解放,也与所谓机械时代的现代社会进程产生共鸣,导致1920年代后半期视觉艺术领域里出现了某种狂热。这种狂热的巅峰期便是1929年在德国斯图加特举办的《电影与摄影国际展》。

纳吉进一步追求“光”作为新的艺术材料在造形上的可能性,从这一个方向出发,斟酌考虑包含绘画在内的平面造形的普遍存在方式,让造形艺术的课题明确化。在《绘画·摄影·电影》一书中,他表示,摄影的发明让绘画摆脱了描画这个功能而获得自由,绘画能够纳入色彩的纯粹造形之中。另一方面,莫霍利·纳吉从“光之造形”这个观点出发,将摄影从再现式的“描画”功能中也解放出来,指出新造形领域的广阔空间。这样,莫霍利·纳吉分别设想了适合新时代的平面造形领域,再重新加以建构并提出,在绘画方面就是“色彩”的纯粹造形,在摄影方面就是“光”的造型领域。

白上白/卡西米尔•马列维奇

关于“光”与“画笔”这种素材之间的关系,在纳吉的心里也发生了动摇。这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将二者作为对等的材料来对待,一种就像另一篇文章的题目《从画笔到光》所体现的那样,强调光的优先地位。另一方面,如包豪斯丛书第十四卷《从材料到建筑》(1929年)的第二章最后部分,纳吉以非对象绘画的极致之一卡西米尔·马列维奇[1](Kazimir Severinovich Malevich)的作品“白上白(Suprematist Composition: White on White)”(1918年)为例,一边与自己的物影摄影作品进行比较一边表示,“由于投影这种纯粹的‘绘画式的’光在造形上的可能性,用手描绘的绘画被超越了”,这里暗示了作为材料的“光”的优越性。当然,在这里,希望通过机械——这个时代之现代性(modernity)来推进艺术在创造上的可能性这样的意志在强烈地产生作用(这也是他执教的包豪斯本身直接面对的问题)。环视整个莫霍利·纳吉的理论,就会看出,他在不以手工技术而用机械、不以物质性材料而用非物质性材料这方面的意向非常浓重。这样的话,从《绘画·摄影·电影》这个书名中的语言排列方式可以判断,这本书所体现的不仅是各种表现方法的独特性,更是暗示了艺术表现以及该材料在历史上的发展方向,尤其是从以手工技术创作的艺术到利用机械创作的艺术,从造形的物质性材料到非物质性材料这样的发展方向。同样,在这本书里面,还充满了这样一种意象,即,以物影摄影为开端,将“光”定位为下一种造形上的新材料,并希望重新建构整个造形艺术。他的雄心壮志就像《从材料到建筑》中所表现的那样,具有与空间艺术的革新相结合的视野。

1-3 空间

“光”,对莫霍利·纳吉而言,并不是诸多材料中的一种,它不仅限于二维平面的造形领域,而是存在于一个宏大的射程范围之内——甚至达到三维的“量感”“空间”(建筑)领域,是处于他的造形理论核心地位的一种特别材料。

《从材料到建筑》

{dede:arclist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