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顾铮:他们如何接纳摄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与摄影(5)
时间:2017-08-07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后来在延安革命根据地和人民共和国的电影与摄影事业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吴印咸(1900-1994),于民国9年(1920年)9月以“吴荫諴”之名进入上海美专西洋画专业。他入学时年龄为20岁,于民国12年(1923年)1月毕业。他在校期间即已经热衷于摄影。他是在上海求学期间,以三块大洋买下了摄影创作所需的照相机。在校期间,当他需要冲印胶卷与照片时,就把宿舍改成了暗室。“他把宿舍里的床铺改成暗房,两面是墙壁,另外两面是被子和被单。每次要冲相片。他就趴着,上半身在床底下作业,下半身还露在外面。”(注12)从上海美专毕业后,他回乡任教,并且继续从事摄影创作。1928年,他重回上海。他先与人合资开设了红灯照相馆,后于1932年进入上海电影界从事电影摄影。可以说,上海美专是他摄影的出发点。

 顾铮:他们如何接纳摄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与摄影


吴印咸美专时代自拍像(1920年)

现存吴印咸在上海美专就学时的自拍像。在这张1920年拍摄的照片里,他呈现了一个刚来到现代大都会的文艺青年形象。他虽然在都市里学习与生活,但着装仍然保存传统士绅形象。他身穿传统服装,坐在斗室里,低头拉小提琴。这一年他刚刚入校。他所塑造的这个自我形象,不同于校长刘海粟的西派形象。在刘雅农的描述里,刘海粟穿着“西装笔挺,硬领雪白,一条黑色大领带,打了一个大领结,完全是法国艺术家的派头,冬天上装里面,常常着一件皮制的背心,就格外显得神气了。尤其头发留得长长的,这身打扮,凡是穿西装的同学就都学了他。”(注13)而在这张自拍像中,吴印咸展示了一个还在适应都市生活的青年形象。

 顾铮:他们如何接纳摄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与摄影


1924年上海美专《同学录》上的刘海粟像

现在被尊为摄影大师的郑景康(1904-1978),是清末思想家郑观应的儿子。他也在上海美专求学过。据郑景康写于1956年8月的自述,他于1923年“选择了自己的道路,进入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学西洋画,在学画之外,我同时钻研摄影,现在的水彩画家潘思同就是当时和我一齐学画,搞摄影的伙伴。”(注14)郑景康的这段话证实,潘思同在上海美专学生时代就已经以摄影为个人爱好了。郑景康还认为,“在这个学校里,同时搞两样东西是不矛盾的,所不同的是使用工具方面,和表现方法方面,相反的,绘画和美术基础对摄影来说也会起同样的作用。”(注15)。从他的所述我们发现,美专学生当时在学校里玩摄影并没有压力。这也从一个方面表明上海美专的气氛较为自由。

但是,郑景康在上海美专的学业未得完成。他于1924年末离开学校,听从母亲要求到了新新百货公司做售货员。在1929年夏,进入柯达服务社才算是他的摄影生涯的正式开始。(注16)。现在还没有发现他在美专学生时代的作品。

沙飞(1912-1950)可能是上海美专历史上在学时期最短的学生。他后来在晋察冀边区的摄影工作奠定了中国共产党摄影的基础。沙飞本名司徒传,但他以“司徒怀”之名于1936年入上海美专西画系。在他于1942年在晋察冀边区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时所写的《我的履历》中,他谈到了入读上海美专的理由:“到上海,因一时未能找到摄影记者的工作,而另一方面又因感到需要有美术绘画渗透于摄影木刻中乃能更生动有力,故即进上海美术专门学校西画系求学,一面投寄一些照片和通讯给前进的刊物,以稿费来换取摄影材料之所需。因为从事摄影和木刻工作,遂与鲁迅、鹿地亘等中日作家相识,向他们学习,请他们帮助。”(注17)不知是何原因,他在上海美专只呆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不辞而别。在学校的学习成绩记录里,“司徒怀”(沙飞)只有“军训”一课有成绩。其它同学在第一学期都选修的课目如石膏实习、风景实习等,沙飞均无成绩。而他的操行等第是“乙”。

{dede:arclist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