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理查德·普林斯:直播时代的截屏—摄影—绘画
时间:2017-08-04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理查德·普林斯:直播时代的截屏—摄影—绘画

伊万卡·特朗普在理查德·普林斯作品前的自拍

2017年1月13日,就在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职典礼前一周,美国摄影师及画家——更准确地说,“挪用艺术家”;或更通俗些,那个“偷”艺术的人——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在推特上宣布:“不是玩笑。2014年11月14日,它卖给了伊万卡·特朗普,她付给我36000美金。这钱现在还给她。现在她拥有一件赝品。”

“合理使用”的版权迷思

这里谈及的艺术品是一幅布面喷墨打印画。画的内容是包含有伊万卡·特朗普的自拍照(一位华裔或日裔发型师正在为她做头发)和下方点赞及评论的Instagram截图,其中包括理查德·普林斯的评论(“护士特朗普”,后面跟了三个表情符号)。

事实上,这是理查德·普林斯“新肖像” (NewPortraits)系列作品的“标准语法”:把iPhone当作自己的工作室,在别人的instagram照片下留言——通常是怪异、晦涩甚至有些许情色的,并加上表情符号——再截屏,将之打印在六英尺长的画布上,然后卖9万美金一幅。再然后……

理查德·普林斯:直播时代的截屏—摄影—绘画

理查德·普林斯的“挪用”作品在展览中

再然后,便是他成为众多知识产权案的被告,从洛杉矶模特阿什莉·萨拉扎(Ashley Salazar)到职业摄影师埃里克·麦克奈特(Eric McNatt),短短一年内就有三四起诉讼——申诉焦点几乎都是理查德·普林斯未经允许几乎原封不动地挪用他人作品赚取暴利;或者说,他挪用他人作品的行为在原告看来远非——依据1976年美国版权法案第107条规定的——“合理使用”(fair use),而是剽窃。

但普林斯显然不以为然。这并非仅仅因为2013年4月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推翻了2011年地区法官A. Batts的判决,认为理查德·普林斯挪用摄影师帕特里克·卡里欧(Patrick Cariou)的25幅照片属于“变革性”的(transformative)而且非“派生性”的(derivative)、从而属于合理使用范畴;或许还因为理查德·普林斯恰恰将成为被告视作他的“天才挑衅”(艺术评论人Jerry Saltz语[1])艺术行为的一部分。就好像普林斯通过一次又一次成为被告(尽管他的挪用方式不断变化)试探着知识产权、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电子版权的边界——“你的就是我的”是理查德·普林斯的信条——同时,也在新时代重新提出杜尚式的经典问题:究竟什么是艺术?什么是摄影?乃至,什么是真实?或媒体是多么无所不在。

而伊万卡·特朗普画作事件无疑为这一系列提问添加了更意味深长的注脚:退款可以使一件艺术作品变成赝品吗?艺术和政治(家)的关系可以这样简单地被洗白吗?又或者,“赝品”是否普林斯对于自身挪用艺术的富有幽默感的自嘲?

当“重摄影”来到数码时代

或许我们不必急于评断理查德·普林斯的挪用艺术是否为“合理使用”,毕竟知识产权之争仅是其中一个面向。有必要检视一番理查德·普林斯的成长及创作史,以便为讨论提供更广阔的语境。

1973年,24岁的理查德·普林斯从欧洲求学归来移居纽约后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拥有《生活》、《时代》等媒体的时代公司(Time Inc.)做剪报员,即为广告客户搜集媒体上刊登的广告图像——如今回头看,用剪刀从纸媒上真实剪下图像,不啻模拟时代的截屏。而1970至1980年代也恰恰是波普艺术及挪用艺术兴盛的年代——安迪·沃霍尔、芭芭拉·克鲁格、辛迪·舍曼皆是挪用的高手。

理查德·普林斯:直播时代的截屏—摄影—绘画

理查德·普林斯的“牛仔”系列

1980至1982年间创作的“牛仔”(Cowboys)系列是普林斯最知名的作品之一。他采用“重摄影”(rephotograph)的手法,从万宝路香烟广告的照片中采集西部牛仔的刻板形象——他们穿着皮靴,戴着牛仔帽,挥舞着套索用踢马刺策马飞奔——借以探讨媒体中广告图像的真实性。同样,我们可以带着数码时代的后见之明,思考“重摄影”之“重”(re)与转发推特等社交媒体(retweet)之“转”(re)的对应性。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名“摄影师”,普林斯所掌握的技能是极其初级的。他从未进过暗房,所有的照片都在商业照相馆里冲印放大。

理查德·普林斯:直播时代的截屏—摄影—绘画

理查德·普林斯的“笑话”系列作品之一

{dede:arclist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