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 >
李鸿文:公众人物更应走出“仇官思维”
时间:2017-09-12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特约评论员 李鸿文

  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的打车风波仍然持续发酵。当事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事件虽小,但我遭遇的所有声音,如实折射出当下中国社会的仇官心态。”在此前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杨锦麟还评价这次风波“是上天给我的修炼机会”。

  既然是“修炼”,想必得出了一些特别的感悟,比如“在普遍的仇官情绪之下,这件事对我来说没什么可炫耀的。”再比如,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特意提到了微博的“情绪化、民粹化、网络语言暴力化倾向”,认为这是成长中的烦恼和必须经历的痛苦,也是社会转型期间公众心理的折射。

  这样的感悟“吾道不孤”。在《中国青年报》的报道里,有传播界学者反思“网民结构性的仇官情绪”,有法律界教授检讨公民的法制意识、规则意识缺乏,说“杨锦麟只是一个符号”,在社会急剧转型的时期,老百姓还没有建立起法治社会应有的心理状态等。应该说,这些反思和检讨很及时也很必要,但是,将一个公众人物的网络际遇符号化、普泛化,由此归结到仇官心态,既不能解释网络舆情为何风云突变,同样也说明反思者自己同样没有走出“仇官思维”。

  还是回到“魔鬼的细节”。杨锦麟在16日上午连发5条微博,自述在杭州萧山机场“打的被宰”,并断言“此类现象已经在杭州萧山蔚然成风久矣”。这个时候大多数网民一面倒地同情他、支持他,既是将他看成“受害者”,也是想借助其影响力给当地政府施压。

  事实上,事发当天不仅杭州市一位张副市长给杨锦麟致电,杭州市委书记也给运管部门下了“尽快处理、及时反馈”的批示。如果当地政府能够践行其表态,那么,这一事件很有可能成为公众人物、网民与政府部门三方良性互动的典型案例。出人意料的是,就在发出副市长致电的微博之后,众多网民立即掉转枪口,不仅批判他是“特权者”,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网络谩骂确实带有不可取的非理性情绪成分,但作为颇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不能一味地将网民的态度上升到社会“仇官心态”,更应具体而微地省思言行得失,从网络情绪中“打捞理性声音”。

  网友的批评,一部分归因于其透露的司机追着归还手机的细节。虽然是主动透露,但是在副市长向其道歉并表态严肃处理之后,细节发布的“时滞”对事件的传播效果、对当事司机的处理程度意味什么,作为一名资深媒体人应该心知肚明。网友认为如果在委屈地曝光“被宰”经历的同时,也能披露司机拾金不昧的情节,就有助于网友完整地审视整体事件,而不会带来反差如此大的情绪跌宕,此其一。

  其二,网友的恼怒,并不表明不想搭维权便车,而是对公众人物在副市长道歉之后所表现出的妥协、迎合、欣赏,从而减轻施压的姿态引起的反弹。在网民看来,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得益于网民支持,因此也有义务替网民“出头”,从制度上彻底解决杭州萧山“蔚然成风”的宰客现象。如果因当地高官的一句道歉就觉得万事大吉,或者说沾沾自喜,那么,这种差别式的维权既无益于推动公共管理和服务的改进,也是对网民的倒戈和背叛。

  网友期待的公众人物,不仅只是权益受损的“受害者”,不仅只是一个“维权者”,更应承担“立法者”角色,促进社会进步。也许这样的期待近乎于苛刻,但愈是将权益寄望、委托给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愈是表明普通公民权利贫乏的社会现实。

(原标题:公众人物更应走出“仇官思维”)

http://www.caogenz.com/2JRuZmdFqv/6454970969.html
{dede:arclist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