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泰国公主诗琳通“公主菜单”上的压轴美食:既有乐山本地特色 又是时令季节美味

封面新闻记者刘秋凤 摄影谢凯

4月8日,泰国公主诗琳通访川的第三日,她第一次来到乐山职业技术学院。这里培养了一批烹饪和护理专业的泰国留学生。

当天下午,陈瑞祥和刘海接到任务,要在当晚额外为诗琳通做几道压轴美食。陈瑞祥和刘海都是乐山职业技术学院的资深烹饪专业老师。陈瑞祥58岁了,有36年教龄。刘海49岁,有28年教龄。他们都是做川菜的一把好手。

公主菜单上有什么样的美食?为何会有这个额外安排?原来,2012年,两位大厨曾在泰国交流学习,因为做得一手好菜,曾被公主接见过。6年过去了,至今,她依然记得他们当初做的菜,夸他们做的泰国菜很地道。

公主菜单

压轴菜体现了乐山当地美食特色

8日下午6点20左右,陈瑞祥和刘海从学校到达后厨。他们为诗琳通准备了3道主打菜:椿芽蚕豆、嘉州菊花里脊、薄荷鸡肉末。

为何选择这三道菜?陈瑞祥告诉记者,椿芽蚕豆是一道季节性很强的菜肴。椿芽非常清香,蚕豆在夏初食用最佳。而嘉州菊花里脊本是以菊花鱼为原料,但考虑到诗琳通的饮食习惯,他们用猪肉里脊替换菊花鱼,把里脊制作成菊花的形状。这道菜用泡姜和泡辣椒提味,是一道非常具有乐山本地特色的改良家常菜。

薄荷鸡肉末是一道泰国菜肴,具有酸、辣、脆的特点。刘海说,因为没有时间准备原料,这道菜是就着厨房现有的食材而做。

两位资深厨师的功力深厚,短短半个小时,这3道菜就出锅了。

刘海说,其实川菜与泰国菜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川菜与泰国菜都有辣味和酸味。但是泰国菜没有麻味。而泰国菜的酸甜味偏重,辣味也更重。

本地厨师

曾在泰国为公主送菜

为何要额外请这2位厨师?

其实,他们与诗琳通曾有一段渊源。2012年,他们在泰国进行为期2个月的中泰餐饮文化交流时,曾被诗琳通亲自接见过。

陈瑞祥和刘海至今对当时的情景依然记忆深刻。当时,他们作为交流老师,到泰国皇家吉拉达学校学习泰国菜肴,并将川菜传播到泰国。当时,诗琳通非常关心他们的交流学习情况。他们做好泰国菜后,经常送进宫里,供诗琳通等人品尝。在品尝完后,诗琳通经常通过秘书给他们的手艺点赞。

不仅如此,诗琳通爱川菜是人尽皆知。60岁大寿时,她曾经邀请眉山的一家餐饮供应商专程到泰国做菜。因此,陈瑞祥和刘海在泰国时也不定期地做川菜送进宫。他们说,诗琳通爱的川菜有宫保鸡丁、鱼香肉丝、麻婆豆腐等。正如此,诗琳通当时还亲自接见了他们。

这一次诗琳通来到乐山职业技术学院时,看到有泰国留学生在这里学习做川菜,她便想到了,他们两人曾到泰国交流的经历。

川菜泰国吃香

泰国学生每年来乐山学做川菜

美食交流,是四川与泰国交流的重要部分。早在2011年,泰国的留学生便来到乐山职业技术学院,学习川菜制作。

“每年都有4、5人,每次学习10个月,今年已经培养了7批人才。”刘海告诉记者,第一批来这里学习川菜的泰国留学生现在已经留校当了老师。今年不光有学生来学习,还有来自泰国皇家吉拉达的老师也会来交流。20岁的安明杰(音)是今年来学习做川菜的5名泰国留学生之一。他告诉记者,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做回锅肉、水煮肉片和各种各样的干锅。

据悉,该院已经同泰国13所院校签署了校际合作协议,持续开展师生教育交流合作项目。自2011年至今,该院接受泰国合作院校选派的一年制泰国交换生共计63人。同时,该院先后派出40余名学生赴泰国友好院校交换学习一年。2017年,学院派出5名护理专业学生赴泰国交流学习,同时接收了9名泰国交换生来学习烹饪和护理。

诗琳通在现场对乐山职业技术学院表示感谢。她说,这里每年接收泰国学生,并派遣老师到泰国皇家吉拉达学校去学习怎么烹饪泰国菜。当时,到泰国交流的老师每次做好泰国菜后,都会让她品尝他们的厨艺。她认为他们做得很地道。同时,在这里学习的泰国留学生学到了专业知识,而且变得更有耐心和勤奋。此外,她看到有一部分泰国学生来这里学护理,泰国红十字护理学院已经升级到高级学院之一,因此她希望加强两校之间在该领域的合作,派遣更多学生来学习。

原标题:地球轨道上存在7500吨“太空杀器” 科学家研究了这些方法来清除

电影《地心引力》讲述的是,三名宇航员搭乘探索者号航天飞机进入太空,执行修复哈勃太空望远镜的任务过程中,遭遇到太空碎片袭击。

故事虽然是虚拟的,但导致事故发生的“太空碎片”却是实实在在存在于地球轨道上,目前已有大约有7500吨,还在以惊人的速度与日俱增,成为极具威胁性的太空杀器。

本周一,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发射了一枚“猎鹰9”火箭,将一颗特殊的卫星送到国际空间站,它的任务就是阻击太空杀器,清理太空环境。

北京时间2018年4月2日8时15分左右,在太空飞行6年多的“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再次进入大气层,再入落区位于南太平洋中部区域,绝大部分器件在再入大气层过程中烧蚀销毁。

天宫一号顺利坠落前,有些国外媒体惊呼太空站已失控,坠落时可能造成灾难。但专家给出的意见却是:放轻松。

记者:这东西击中地球上某个人的概率很小?

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专家 罗格斯顿:很小,但不为零。

专家表示,地球上的人被太空碎片击中的概率大约是二十一万亿分之一。

彼得和梅尔·威尔顿,住在英国亨伯赛德郡赫尔区的一对老夫妇,就是这二十一万亿分之一。

2009年夏天,一个突如其来的“天外来客”打破了他们宁静的退休生活。

英国亨伯赛德郡居民 梅尔·威尔顿:我们听到了巨大的响声,响声是从屋顶传来的。几分钟后,彼得拿着梯子爬上阁楼一探究竟。阁楼上乱七八糟的,所有东西都掉到地板上了,我看到阳光从屋顶照射下来,现在屋顶上的大洞都还在。我的孙女跟在我身后,她在地板的角落里找到一个东西,当她想拿起那个东西时,她说爷爷这个东西太烫。

这是一个重1.8公斤的铁块,很烫,威尔顿不得不用烤箱手套把它拿到楼下,通知警察。

警察将铁块取走,移交至英国国防部,还和美国航空航天局一起进行调查。

4个月后,调查人员得出结论,砸到威尔顿家屋顶的铁块正是一块太空碎片。

英国亨伯赛德郡居民 梅尔·威尔顿:一个调查组的人告诉我,太空中有很多碎片残骸,它可能在地球轨道上飞行了十年。

据美国航空航天局估计,地球轨道上太空碎片的数量至少有1亿件,移动速度可高达每小时28000公里。如此快的速度使得它们足以损坏卫星或火箭。其中,有超过22000件太空碎片尺寸大于10厘米,正在被美国航空航天局和美国国防部追踪。

那么,太空碎片是怎样产生的呢?

这要追溯到1957年10月4日,前苏联成功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它不仅标志着太空时代的开始,同时也成为太空“白色污染”的开始。

太空垃圾的产生方式分为两种:一类是来自宇航员不慎遗落在太空的各种零件和生活垃圾;另一类是由卫星、火箭等航天器相互撞击后产生的残骸。

伦敦大学学院讲师斯图尔特·格雷在一次演讲中以非常直观的动画展示了,从1957年人类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到2016年近60年间太空垃圾的增长情况。

英国科技馆策展人 米勒德:太空垃圾的问题在于,它可能会损坏正常运转的卫星,我们可能会因此不能使用手机、天气预报、通信,导航可能都会中断。地球环境需要保护,太空垃圾也需要清除。

4月2日,一枚“猎鹰9”火箭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的肯尼迪航天中心起飞前往国际空间站。

火箭上搭载着一颗名为“清除太空碎片”的卫星平台。该卫星由英国萨里大学航天中心研发,欧盟委员会资助完成建造。

当卫星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后,空间站内的航天员会通过空间站内部的运输带,将其送到“日本模块”中的气闸部署,然后由机器人手臂释放到太空,开始执行清理太空垃圾的测试任务。

测试任务预计将在今年5月下旬开启。届时,将测试两种清除太空垃圾的方式。

方式一:用网捕获

卫星发射出一块太空垃圾,再发射出捕捉网以测试其有效性。

意大利太空专家 拉瓦尼亚:我们的想法是,模仿渔民海上捕捞的做法,准备一张大的特殊渔网,要跟那些漂浮的太空垃圾和废弃卫星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把渔网从远处抛下去,紧接着收紧绳索

把太空垃圾包裹起来。

方式二:用鱼叉拖回

卫星发射出一块太空垃圾,再发射鱼叉将其击中拖回,以测试它的准确性。

空中客车高级项目工程师 韦曼:我们向目标发射这个鱼叉,一旦击中进入,头部会这样打开。我们还设计了一种抛出的装置,把它拖回轨道。等它们进入大气层自行焚毁。

为了清理这些可能对太空飞船造成威胁的垃圾,各国研究人员脑洞大开,还想出了很多办法。

欧洲航天局研制出一种可以捕捉较大太空垃圾的机械臂。

欧洲航天局工程师 费尔南德斯:我们使用安装在较小的机器手臂上的相机来模拟,再现卫星周围的运动状况,这些卫星就是我们想要处理或捕捉的目标卫星。

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则联合一家拥有百年传统技术的渔网制造商,共同打造出一个巨型“磁网”。“磁网”由强韧而有弹性的金属纤维制成,长300米,宽30厘米,它会产生一个磁场,吸引地球轨道上的一些太空碎片。

除了研究清除太空垃圾的方法,欧洲航天局的研究人员还在试验,如何能建造危害更小的卫星,来降低对太空及地球的污染。

欧洲航天局材料工程师 邦瓦森:现在我们正试图了解我们使用的材料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然后研究如何改进、如何设计卫星,以及卫星不同的关联部分最终是如何分解的,以便建造出废弃时产生最少量碎片的卫星。

按照美国航空航天局轨道碎片研究科学家尼古拉斯·约翰逊的说法:“太空任务的最大风险来自不可追踪的太空碎片。”

如果这些太空杀器不能得到清理,最终可能会导致地球轨道无法使用。

所以,环境保护,不仅局限于地球,也是个太空课题,要解决它,需要人类的智慧、勇气还有想象力。

来源:大摩财经

大摩财经获悉,蚂蚁金服今日将宣布董事长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将由CEO井贤栋兼任。

今年3月20日,集团宣布向其绝对控股的东南亚电商Lazada追加20亿美元投资,由彭蕾出任Lazada的CEO。

彭蕾是阿里巴巴18名创始人和合伙人之一,曾任阿里巴巴集团市场部和服务部副总裁、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2010年兼任CEO,2013年起负责组建蚂蚁金服并出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2016年10月,彭蕾卸任蚂蚁金服CEO,由井贤栋接任。

蚂蚁金服2017年净利131.9亿,但去年第四季度净利仅为5.23亿。蚂蚁金服上市传闻甚盛,但据大摩财经了解,蚂蚁金服上市最快可能要到2019年。

北京时间4月9日凌晨消息,据CNBC称,一家名为CubeYou的数据公司正在通过答题测试来收集用户数据,Facebook得知此消息后暂停了该公司访问其数据的权限。

CubeYou将其答题测试标榜为“用于非营利科研用途”,在收集到数据后即将其分享给市场上其他公司。这种模式类似于日前曝光的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违规获取8700万Facebook用户数据并进行精准政治广告营销事件。

和Cambridge Analytica类似,CubeYou售卖的数据也是由剑桥大学心理测量学实验室(Psychometrics Lab)的研究人员收集来的。

CubeYou的例子说明通过答题测试收集Facebook用户数据并用于营销用途的情况并不少见。另外,CubeYou能骗过Facebook,将其答题测试标榜为是用于研究意图也说明Facebook对此类行为的控制力很差。

在得知CubeYou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的行为后,Facebook暂停了CubeYou的App访问Facebook数据的权限,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CubeYou旗下的App无法再收集Facebook用户数据。

Facebook主管平台战略合作的副总裁伊姆·阿齐邦(Ime Archibong)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正式宣布,在调查CubeYou公司期间暂停其访问Facebook数据的权限。如果CubeYou拒绝接受调查或调查结果发现了问题,我们将永久屏蔽其App。另外,我们还将与英国数据监管部门合作,询问剑桥大学其所属心理测量学实验室是如何开发CubeYou所使用的答题测试应用和科根的调查类应用的。”亚历山大·科根是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事件中开发调查类应用并收集到大量Facebook用户数据的剑桥大学研究人员。

前不久,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正因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事件准备前去国会提供证词。参议院商业与司法委员会(Senate Commerce and Judiciary committees)和众议院能源与商务委员会(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都将询问扎克伯格Facebook正在采取何种措施保护用户隐私,并如何预防国外人员再利用Facebook干预未来的总统大选等问题。

自从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事件曝光以来,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宣布自己应该对此事件负责。Facebook也采取了多种措施增强用户控制其个人数据的能力。(小宝)

来源:北京晨报

 资料图:北京街头停放的大量摩拜共享自行车。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资料图:北京街头停放的大量摩拜共享自行车。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摩拜改姓,王兴的王。当交易尘埃落定时,如果再去回味谈判桌上刚过法定票数的无奈,创始团队的悲情,多少显得有些“矫情”。更何况,局内人都已决定要“既往不恋、纵情向前”。格外寒冷的“清明小长假”也用凛冽的寒风去问候街头上显得没那么鲜艳的小橙车,这已经是商业丛林能给予“情怀”最大的抚慰。

选择了创业,就没有任性的权利。更何况,3年的时间,从无到有的共享单车真的已经得到了太多。

它不仅成为代表“新四大发明”之一的 “中国名片”,提升了用户的出行便利,也让投资链条上的玩家们名利双收。

它将年轻的创始人胡玮炜推向台前,人们一边焦虑地计算,这位80后创业者卖掉股份后,到底能赚多少个亿,又在羡慕之余,从心里佩服她的勇气、清醒和执行力。

在理想与商业之间,在初心与选择面前,共享单车再度讲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商业故事。

那一夜,悲喜交加

摩拜最终还是选择了美团,37亿美元的总价,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

数字背后,是谈判现场的紧张气氛和当局者复杂的心理活动。据悉,整个投票过程长达两个小时,摩拜部分创始团队不同意出局,过程激烈焦灼,同意美团收购议案的票数勉强通过法定票数。

悲壮,是大多数有机会独立却最终选择卖身的公司,在最后时刻的无奈旋律。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摩拜CEO王晓峰在投票最后发言称,“好多股东也纠结问我的意见,坦率说如果公司独立发展有着非常大的机会,也有挑战,但是我没办法……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

看到媒体用“出局”评价摩拜的创始团队,摩拜总裁胡玮炜直接发了一条朋友圈回应:“大家都喜欢戏剧性,然而我更愿意积极看待一切。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也谢谢大家对摩拜的重新审视。”

但一切又能怎么样呢?刚刚超过规定的股东票数、创始人王晓峰“希望大家不后悔”的言论,在资本面前,没有傲娇的权利。

悲多于喜的还有蔚来汽车创始人、摩拜原董事长李斌。李斌在其朋友圈发布了几张图片,并配文:“继续爱mobike”。据悉,他已经从摩拜“完全退出”。李斌的妻子,前中央电视台CCTV News著名主持人王屹芝也在朋友圈感慨,过去几周李斌的唏嘘每天都在增长,昨晚股东会开完李斌给她的电话里也是悲多于喜。

然而,字还是签了,手还是握了。资本的车轮继续滚滚向前。而最能代表摩拜式情怀的总裁胡玮炜,据媒体报道,在最后时刻,投了赞成票。

留给温情和遗憾的情绪最多只有一夜。4日下午,美团和摩拜联合发出了一份“热情洋溢”的声明。

声明强调,摩拜在未来将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美团创始人王兴将出任摩拜董事长。

“机会永远属于敢冒险和能坚持的人。让我们一起,既往不恋,纵情向前!”王兴在内部信中表示。

相比美团“热烈欢迎新同学”的喜悦,摩拜的内部信更像一种自我暗示。“生活就像骑单车,为了保持平衡,我们必须不断前进。”

得与失

让A、B轮股东获得了堪比上市的超额回报,带领团队开辟了列入“新四大发明”的创新型产品,甚至把单车风刮向海外;获得了总理接见的机会,亲身参与到了一群聪明人的游戏之中,用户的出行效率也的确提升。这都是胡玮炜的“得”。

失去的,或许只是“带领公司独立上市”的原本设定,和创业前的那段日子中,关于梦想的定义和曾经的天真。

胡玮炜曾在接受吴晓波采访时表示,“资本和摩拜都是相互依存的,我们肯定是被资本助推了,但没有我们这样的产品和团队,其实它也没有办法助推。我自己的观点是,没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业最后成功的原因,完完全全只是因为资本。所以,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用吴晓波的话说,胡玮炜是难得的还保有“一丝天真”的创业者。但这句话背后的现实恰恰正是,对于创业者而言,天真,只能是奢侈品。

美团得到了什么呢?当然是一个更完整的生态故事。

摩拜加入后,将成为美团到店、到家、旅行场景的最佳连接,既为用户提供更加完整的闭环消费体验,也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消费场景。美团创始人王兴早以个人身份参与了摩拜C+轮投资,说明其个人对于摩拜的品牌和价值早已认可。再加上美团最近正在高调切入打车市场,控制摩拜之后,直接完善了其出行生态三公里内的布局。

对摩拜单车来说,得到的同样大于失去。

卖还是不卖?按照惯例,摩拜和ofo早晚要合并。虽然这一方案被双方创始团队强烈抵触,但并不意味他们就真的自由。从摩拜的现实运营情况来看,它能跟资本方任性的底气也没那么足。根据蓝鲸的报道,摩拜内部财务报表显示,截至当前摩拜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人民币,供应商欠款约10亿人民币,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另外,摩拜每月运营支出超过4亿元,2017年12月单月营收为1.1亿元人民币,每车每天仅周转1次。这样的财务数据不仅没法给投资人交待,也难以支撑后续激烈的市场竞争。

胡玮炜个人对王兴的管理风格一直比较认同。极客公园分析称,胡玮炜从当年做记者到创业,和王兴其实都保持着非常通畅的交流。况且,亟须在出行领域大展拳脚的美团能够给摩拜充分的独立性,因为两者的业务很互补。而如果选择坊间流传的另一家出价公司滴滴,不仅需要重新平衡跟ofo、小蓝单车以及滴滴自身孵化的青桔单车的关系,也难以保持团队的整体独立,内部的斗争在所难免。

资料图:北京街头停放的大量摩拜共享自行车。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资料图:北京街头停放的大量摩拜共享自行车。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共享单车的战争停止了吗?

美团拿下摩拜后,共享单车的战争就停止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一切才刚刚开始。他们背后站着的资本,又该怎样衡量得与失?

先看美团和摩拜的背后站着的股东(T)。早在几年前,马化腾便通过开放,扶持一个基于微信的大生态。微信入口的巨大流量和微信支付的打通,让这个生态的商业逻辑形成了完美的闭环。这个生态里衣食住行都孕育出了独角兽。无论是财务角度,还是战略角度,对于腾讯,都是利好的。但近年来线上流量吃紧,驱使巨头纷纷瞄准线下流量。通过促使美团收购摩拜,腾讯再一次控制了线下最为重要的场景——“吃和远方”,还不必纠结在无休止的烧钱中,也让投资人落袋为安,这是腾讯的得。

对于目前唯一能够跟腾讯抗衡的资本(A)而言,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升级的战场。此前,阿里巴巴已经投资了ofo,蚂蚁金服投资了哈罗单车,并在上给多家单车品牌开通了骑行入口。显然,共享单车背后的用户数据,以及阿里巴巴已经建立起的用户信用体系是金矿。这已经不是共享单车领域的PK,而是阿里系与腾讯系的生态之争。阿里巴巴该怎么做?像收购饿了么一样继续全资买下ofo?还是笃定资金没那么宽裕的美团不会选择盲目在单车上烧钱,反而放手一搏让ofo独立发展,用时间换空间?

此前跟ofo关系交恶、扶持小蓝单车的滴滴,或许也将重新审视自己的战略布局。因为对于出行起家的滴滴来说,未收购摩拜之前的美团或许只是搅动市场的鲶鱼,未来打车+单车都要做的美团,将给滴滴造成很大的压力。滴滴会跟ofo重修旧好吗,双方联手形成“反美团联盟”,还是同样隔岸观火,让时间给出答案?

一切都可能是未知数。但随着摩拜归属的尘埃落定,经历了快速扩张、高额补贴、小玩家出局、盈利遥遥无期、资本不甘等待的共享单车行业的竞争已经从资本战变成了运营战。谁能更精细地运营?谁能获得用户的认可?谁能控制好成本和收益?谁才可能成为笑到最后的人。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ofo的戴威还是摩拜单车的胡玮炜,都还得继续奋力向前。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