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坛 >
▲▲▲▲▲▲▲ 宝宁阁▲▲▲▲▲文博界的败类
时间:2017-08-23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古陶瓷学会副秘书长、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文物鉴定专家、南开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在古陶瓷鉴定界,李辉柄曾拥有极高的话语权与尊崇地位。
  “疯子”、“神经病”——这样对他的称呼,同样来自古陶瓷鉴定界。因为“元青花”,这位76岁的老人选择“从头开始”。
  如果拿古瓷器作比,李老算得上精品官窑器。
  在国内外享有很高学术威望的他,完全可以拿着国家的专家津贴安享晚年。可他却甘受舟车劳顿、冒着风险去实地考察,只为求得真相。
  在发现学术界对元青花存在认识性错误后,他“冒天下之大不韪”修正了原有的学术观点,被人称作“疯子”、“神经病”。
  4年时间,李辉柄已发展了7个大收藏家,大量购买他认定的“元青花”。这位孤独的老人只能用这种办法,将尚不被人们认可的“元青花”尽可能多地保留在国内。
  和蔼可亲的邻家老者
  
  应市收藏协会邀请,4日至5日,李辉柄来到鞍山,为即将收入民间收藏馆的古玩“把关”。
  初见李辉柄,是在一辆旅行车上。76岁的李老精神矍铄,面容慈祥,右手拿着旅行杯,左手拎着提包。
  此前,记者与李辉柄曾有过两次接触。一次是鞍山日报壹周刊开辟“鉴藏策”专栏时,记者辗转邀请素未谋面的李辉柄为刊头题字。不想一周后,就顺利地拿到了老人的墨宝。第二次是为了证实一种瓷器鉴定方法,记者晚上9点多将电话打到李老的住宅,电话中老人耐心而不厌其烦地讲解,给记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此番,亲眼见到了心中的大师,记者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忙不迭地问好,“讨好”似地表白看过李老的授课光盘。哪知大师只是礼貌地点点头,只字未言。
  听先到的同行说,李老的话很少,在之前一个多小时的鉴定中,李老除了说“对的”或“不对”就再无他言。在之前一个多小时中,李辉柄看了上百件藏品,除了赝品,便是大路货,能称得上精品的仅有一件。从北京到鞍山,没看到赏心悦目的东西,沉默或许是李老失落之情的一种宣泄。
  还好,在随后的鉴定中,随着精美葵花口元青花大盘、举世罕见的绿釉青花大罐等精品的出现,笑容终于绽放在李老脸上。尤其是发现记者竟然能提出很内行的问题,李老撇开众人,单独给记者授课,从火石红的产生、到釉面润度的决定因素……一一悉心传授。
  课堂一直延续到李老下榻的宾馆。经过两个小时的接触,此时的李老和蔼可亲似邻家老者。他将记者和另一位客人让在沙发落座,用随身带来的新茶叶沏了两杯香茗,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我们对面。访谈就在这样随意的氛围中开始了。
  
  从权威到“神经病”
  
  “现在有些人管我叫‘疯子’、‘神经病’。以前我看瓷器从来不给开具证书,而现在,经我开的证书有上万件,估计是全国开证书最多的鉴定专家。”说这话的李辉柄带着一丝自嘲的苦笑。
  李辉柄从十几岁起追随“中国陶瓷之父”陈万里先生在全国各地进行陶瓷调查。数十年来,李辉柄见证了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古陶瓷研究道路上一点一滴的进步,他本人也成长为古陶瓷鉴定界顶尖人物,许多学术观点与成就得到国际认可,同时也被作为官方主流学术观点得到传播。
  这样一个师出名门、学术地位显赫的业内专家,又是怎样让人说成是“神经病”?
  事情要从一次实地墓穴考察说起。大约四年前,广东有个藏家拿了一批新出土的元、明瓷器去一家拍卖行送拍。当时学术界的观念都是一样的,元青花全世界才三百多件,这批瓷器与馆藏传世品有很大的区别,因此拍卖行很快得出了赝品的结论。那个藏家急了,他说墓里出土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新仿的?为了鉴定真伪,拍卖行邀请李辉柄前往。
  此时已退休在家的李辉柄正醉心于书法创作。这位古陶瓷鉴定界泰斗酷爱书法,他的书法气度恢宏古朴,笔法浑厚遒劲,一幅四字书法作品曾卖到2万元。
  李辉柄不曾料到,这次旅行让他推开了一扇元青花宝库的大门,也让他余生的日子就此与之纠结。
  在现场,从墓志的格式、内容上看,是明正统年间当地乡绅的墓。当时李老就断定,这是个真墓。出土的是明代永乐、宣德时期款的瓷器,还有元青花。亲眼目睹,改变了李辉柄的观念,他认为元青花的数量远超过人们认为的300件,而且对元青花的鉴定方法十分局限。李辉柄认为这是个大事。回来后他写了两篇文章,谈了自己观念的改变和对鉴定界目前存在的问题。出乎意料的是,稿子被《文物》和故宫博物院院刊都退了回来,这是前所未有的。
  民间还有大量元青花!李辉柄的新颖大胆观点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冲撞了业内主流学术观点,他被人骂做“神经病”、“疯子”。
  
  为国宝流失痛心
  
  关于元青花存世量的观点为什么得不到业内的认可?李辉柄说原因有三。
  首先,元明清时期的窑址墓葬都不像宋以前的那么丰富,标准器都是博物馆传世的官窑器,出土的很少,研究得不充分。传世官窑与新出土的器物又有很大的区别,馆藏传世品的研究经验对新出土的器物是远远不够的。
  其次,新出来的东西,在不被专业人员承认的情况下,景德镇的高仿品就出来了,这就使鉴定工作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再者,就是近年对元明清窑址考察不重视,墓葬又不愿意去。文革前对窑址和墓葬考察的工作做得多,近年真正搞考古下去实地调查的少,很多民间挖掘出来的墓葬,专业队伍不知道。再加上固有的观念,一看到东西就认为是新的,凭主观就认为东西是假的、墓也是假的,不值得去。“人的知识与经验总是有限的。我如果不去,脑袋里都是过去传统的资料,也肯定不会相信。”
  “一些专家怕认错名誉受损,所以只要与馆藏品不符,统统判为假。还有部分好东西因为专家综合知识不足,而被错判。像一件瓷器上因为简体‘阳’字,就被判假。其实古代也有许多简体字,‘阳’就是根据草书而来,懂书法的人都知道,现行简体字很多来自草书和古代的俗字。可要是鉴定专家不知道这些知识,就会误大事,给国家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推开元青花宝藏大门的李辉柄没有喜悦,反而痛心疾首。
  “一次,国外打捞出来一艘宋代沉船,里面的东西已被海水侵蚀得不成样子,对方竟然向中国要价10亿美元。近年,我国花费巨资用于海外寻宝,而大量新出土的元青花却被当做工艺品运出了国门。”李辉柄说着,禁不住摇头叹息。
  
  鞍山也有不少精品
  
  近几年,三峡移民工程以及江西基建工程,出土了很多元明清的瓷器。为了保护这些文物,李辉柄用自己的力量发动了7个大收藏家,专门收藏这些不被认识的瓷器。“一到春节,文物贩子急着将东西出手变现。我就让他们将成车的东西拉到收藏家那里,‘逼’着他们买下来。有一个大收藏家原先有五个制衣厂,为了收藏这些瓷器,变卖了三个厂里的机器,车间变成了库房,堆着元明的瓷器。”为了让这些收藏家放心,以前从不开证书的李辉柄开始大量开具证书,三四年时间已开出一万多个证书。但李老坚持,只鉴定,不估价。
  在鞍山的两天里,李辉柄免费为几十位收藏爱好者鉴定了180余件瓷器,其中有近30件元青花都是3位鞍山收藏界“老人”的藏品。让李老感兴趣的是一个须耗时一月才能完成绘画的精美葵花口元青花大盘,以及元青花新发现的品种——绿釉青花大罐。后者的主人在得到李老的认可后,眼中泪光闪现,在过去的十余年里,他散尽了百万元家财,买回了一屋子的瓷器,妻子为此与他闹离婚,这堆瓷器让他吃尽苦头。当天,他的妻子抚摸着8件“验明正身”的元明瓷器,颤抖着声音道:“李老,您不仅挽救了这些元青花,还挽救了一桩濒临破碎的婚姻啊!”
  本栏策划:金悦
  本期主持:记者 张伟
  本期嘉宾:李辉柄
 

 

nt_D210300ansrb_20090713_1-8-B4_resbrief.jpg (185.23 KB, 下载次数: 6)

2009-8-1 01:51 上传

点击文件名下载附件

{dede:arclist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