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沂蒙一电厂经理把企业当家业 仨下属侵占挪用公款千余万

国电费县发电有限公司(以下按当地俗称简称为“费县电厂”)位于山东省沂蒙山革命老区临沂市费县境内,由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山东鲁能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临沂市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及费县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出资组建,总装机容量7200MW,总资产48.24亿元,是亚洲最大的火力发电厂。

吃拿卡要

电厂累计亏损8个多亿

2003年8月,费县电厂筹建处成立,史佩珍担任总经理。他带领干部职工,在短短4年时间里,从筹建到运营,各项经济技术指标均达到全国同类电厂和机组发展的最高水平。作为该厂的“元老级”人物,史佩珍曾当选为山东省第九次党代会代表、临沂市第十七届人大代表,可谓名副其实。

史佩珍是土生土长的沂蒙老区人,工作起来他有不要命的态度,曾让“史佩珍精神”名噪一时。一时间,费县电厂成为在全国国电系统以及在当地备受瞩目的“金凤凰”。对史佩珍提出的很多发展思路,当地政府给予了大力支持,并寄予厚望。然而,时间一年年过去,这看似繁荣的生产场景背后,却是企业的连年亏损和国有资产的不断流失。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费县电厂累计亏损8个多亿,对费县的经济发展没有起到任何好的促进作用。

2011年年初,费县检察院接到一封神秘的举报信,举报人详细反映个别供煤商在给费县电厂供煤过程中存在以假乱真、以次充好的现象,并举报费县电厂负责燃料采购的燃料公司经理朱效亭等人存在吃拿卡要、收受贿赂的情况。

费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郑京华告诉记者,举报信针对的举报主要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是电厂采购煤炭,在这个过程当中掺假制假。把一车好煤换成煤矸石,只在煤炭质量好的地方打上标记,这样在检测的时候,有标志的地方煤炭质量比较好,化验结果也是达标,但其他地方都是劣质的煤矸石。另一方面是装煤炭的车过完秤后不卸货,过完秤后转一圈再回来,把车牌换了重新过秤,这样一车煤能卖好几车的钱。再一个就是供应商给负责煤炭采购的人员大量行贿。举报中还提到,在电厂建设施工中,电厂要求施工方虚开大量的发票,在之后的调查中,还了解到甚至有钢筋企业给他多开了2000多万元的发票。

费县检察院迅速组织召开线索研判会,对举报信中列举的详细数据展开全面剖析。

缜密侦查

“一言堂”催生“家族式腐败”

据费县检察院检察长尹德新介绍,史佩珍作风非常的霸道,不论是在原材料的购进、建筑施工,甚至包括用人这方面都是“一言堂”,社会反响比较强烈。为此,检察官们根据既定方案,展开了缜密的初查。

经过几个月的初查,检察官们掌握史佩珍涉嫌受贿的犯罪线索后,迅速向临沂市检察院汇报情况,临沂市检察院又给山东省检察院作出汇报。经过省检察院的批准,授权费县检察院承担整个案件的查办任务。

根据案件特性,办案检察官围绕“两条主线”展开案件侦查工作:一条围绕史佩珍及其家族成员等关系密切的人开展,另一条则围绕举报信中提到的朱效亭等人开展。一张细密交织的大网开始布阵。“史佩珍是主犯,这个我们是确定的,但他周围能涉及多少人?我们不确定,所以说当时我们定的策略就是先抓捕史佩珍。”尹德新说。

侦查工作在不断深入。可就在这时,史佩珍却敏锐地感到了异常,他选择了“人间蒸发”。费县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二科科长贾洪鹏说:“从2011年下半年,从调查银行和房产开始,发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史佩珍当时调到济南去了,找了很长时间,找不着他。我们在济南经十路国电大楼他上班的地方,在大楼门口蹲了好几天,又找到他家里,他不在登记的户籍地址住。”

案件的进展陷入了僵局。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转机出现了。办案检察官后来发现了史佩珍下班回家的路线和家庭住址,第二天早上趁其吃完早餐,在楼下散步时秘密将其抓捕。检察官们立刻对他进行审讯。但是,常年身居高位,手握实权的史佩珍却拒不配合。如何尽快捕捉到他的特点、打破他的心理防线,是突破案件的关键所在。

费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郑京华介绍说:“史佩珍案涉案人员多,他担心牵扯他这些亲属,心理负担比较重,我们及时抓住他心理脉搏,制定一个怎么去疏通他的思想,做通他的思想,让他彻底交代问题。史佩珍能够逐渐主动谈了,对他的处理能够好一些。”根据掌握的线索,检察官们初步查明,其果然在电厂内部伙同下属大肆贪贿。此外,其家人和朋友还利用史佩珍的权力,为其充当掮客,帮助他在工程承揽、拨付及结算工程款等方面收受贿赂,并从中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