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软件开发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无党派人士徐毅松任上海市规土局局长,盘点那些在上海政府部门的党外精英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发现,上海市政府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中,除了四名正局级“一把手”,还有12位行政副职,也是由党外人士担任的。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27日表决通过人事任免案,任命徐毅松为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局长。

资料显示,徐毅松1963年10月出生,上海市人,属于无党派。他曾任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市规划局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市规划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市规划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总工程师,市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徐毅松是本届上海市政府23个组成部门中,第四位担任“一把手”的党外干部,其余三位有两位来自农工党,一位来自民盟。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发现,上海市政府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中,除了四名正局级“一把手”,还有12位行政副职,也是由党外人士担任的。

可以看出,上海正加大党外干部实职安排的工作力度。2014年,上海市委统战部曾完成一份57557人新增党外人才名单,形成上海市第一个比较系统完整的全市党外人才信息库。不同层级、不同地区、不同领域的党外代表人士挂职锻炼,打破部门、身份、所有制等限制。经过挖掘、培养、举荐,更多优秀党外干部在上海开始走上行政实职岗位。

四位党外“一把手”均是“60后”

根据上海市编办资料显示,上海市政府共设置工作部门44个,其中市政府办公厅和组成部门24个,直属机构20个。

四位党外干部担任“一把手”的部门,均属于政府组成部门。四人中,最早进入政府组成部门担任“一把手”的是张全,他是农工党成员,长期在环保部门工作,2007年9月任上海市环境保护局局长。之后是另一名农工党成员寿子琪,他于2008年2月起任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

2014年11月21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全体会议上表决通过,决定任命花蓓为上海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花蓓是民盟盟员,是第三位进入上海市政府组成部门担任正职的党外干部,她也是四人中唯一一名女性干部。

近日通过任命的徐毅松,则属于无党派人士。四人均是“60后”,其中,徐毅松和寿子琪出生于1963年,张全1964年出生,花蓓最年轻,是1968年生人。

无党派4人,农工党九三学社各3人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梳理发现,16名担任政府部门实职的党外精英中,无党派人士有4人,分别是市规土局局长徐毅松、市经济信息化委副主任傅新华、市司法局副局长陈春兰、市金融办副主任解冬。农工党有3人,分别是市科委主任寿子琪、市环保局局长张全,市卫计委副主任张怀琼。九三学社也是3人,分别是市规土局副局长王训国,市卫计委副主任吴乾渝,市知产局副局长季晓烨。民盟有2人,分别是市民宗委主任花蓓,市侨办副主任姚卓匀。此外,还有四人,分别来自民革、民进、致公党和台盟。他们是市国资委副主任林益彬,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市经济信息化委副主任邵志清,市知产局副局长许沛。

从党外干部的党派分布看,目前无党派人士最多。除民建外,7个民主党派均有成员担任政府部门行政职务。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曾有一名民建会员任上海市统计局局长,就是现任上海市工商联主席的王志雄。王志雄于2013年起担任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主席,已升任副部级。另外,许沛担任市卫计委副主任,属于挂职。许沛来自重庆,历任台盟重庆市委员会专职副主委,台盟中央委员、台盟重庆市委员会副主委,重庆市台联会长、全国台联副会长。今年1月起,在上海市知识产权局挂职副局长。

在16人中,女性干部有6人,分别是花蓓、陈春兰、吴乾渝、许沛、姚卓匀、解冬。

4个部门,不止一名党外领导干部

16名党外精英,分布在12个上海政府部门中。其中,市经信委、市规土局、市卫计委和市知产局都分别有两名党外干部担任行政领导职务。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梳理发现,出现党外领导干部的部门,大多是专业技术要求高的部门、专家型官员多。这也契合党外干部队伍高学历、专业能力突出的背景。市经信委副主任邵志清是致公党上海市委副主委。他曾是华东理工大学教授,经全市公开选拔,成为一名学者型官员。邵志清分管专业要求高的信息化推进(大数据发展)等工作,协管上海市使用资金规模大、创新活跃程度高的电子信息产业。对于担任政府部门实职,邵志清曾表示:更大舞台让我有了更开阔的视野,当你参与的决策能提升产业能级,进而推动改革、促进发展,就会收获很强的成就感。

倪闽景是民进成员,曾是一名优秀的中学物理高级教师,他担任过复兴中学副校长、上海市教委基教处处长、奉贤区副区长,后又回到教委担任副主任。

16名党外精英,在政府组成部门有11位,政府直属机构中有5位。至于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的区别,可以参照国务院的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据了解,国务院组成部门的负责人都是国务院组成人员,参加国务院全体会议,直属机构负责人只能在涉及本部门事项的会议时才能列席。此外,组成部门的一把手是市政府主要领导提名、同级人大通过任命的。直属机构的负责人则由政府直接任命。

(本文资料均来源于各政府部门官网公开信息)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 北京城市管理 兼顾“面子”“里子”

环境整治、垃圾处理、背街小巷治理,能源运行管理……人口超过2100万的超大城市北京,对城市管理提出更高要求。如何破局?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后强调,健全城市管理体制,提高城市管理水平,尤其要加强市政设施运行管理、交通管理、环境管理、应急管理,推进城市管理目标、方法、模式现代化。

为与新的城市管理理念相适应,去年7月,市城市管理委挂牌成立,成为统一的城市管理主管部门,城市管理也从专业化精细化向综合管理迈进。2017年,北京市发布《首都核心区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三年(2017-2019年)行动方案》,城市管理“面子”与“里子”兼顾。

2019年核心区完成2435条背街小巷治理

东城区夕照寺西里主线彻底变了样,占道经营的小商贩和私搭乱建全都消失了。

2017年上任为夕照寺西里主线街巷长王秀云回忆,“过去,这里居民出门见到的都是违建,闻到的也都是无照小饭馆冒出的油烟味。”

3米多宽的小巷,却占满了无照经营的蔬菜水果摊位,原本狭窄的道路更拥堵。加上拥挤停放的汽车、自行车等,她形容,周边居民即使想出来转转,却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

如今,拥挤的违建里却“长”出了一个口袋公园和双车道大马路。

王秀云说,违建拆除了,建了一个口袋公园。我们在花坛里种上了月季花,此前最宽处不过3米的路面,拓成了10米宽、150米长的双车道大马路。

环境“变样”,作为街巷长,王秀云还在琢磨着如何继续打造居民的舒适空间。“比如安装隐形防盗窗、晾衣杆、自行车棚等,都会进行问卷分析调查,征求居民意见,并在街巷长理事会上商量。”她说。

变化始于2017年4月。当月,《首都核心区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三年(2017-2019年)行动方案》公布。根据计划,2019年,北京核心区2435条背街小巷将整治完成,没有违建、提升基础设施等。

春节前,北京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孙新军在年终述职时提到,以“管城理市”为己任,当好首都“大管家”,坚持表里兼顾、内外兼修。

陕京四线建成每日输气7000万立方米

能源日常运行管理,同样是城市管理中的重要一环。

李明(化名)曾在北京燃气密云分公司工作多年,从2011年至今,他印象最深的便是北京连连攀升的用气量。在他的印象中,密云地区燃气用户数仅3万多,年用气量1000多万立方米。如今用户数超过7万,年用气量过亿立方米。

在李明看来,这与北京清洁空气计划,进行煤改气不无关系。2018年,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上发布的数据显示,北京市已有2237个村庄、97.4万户实现了“无煤化”。

每年11月15日,冬供开始。这个时候,用气量会猛增。李明回忆,数字会呈现跳跃性的变化。比如,北京平时日用气量约为2000万方,冬天最高日用气量则达到1.1亿方,相差5倍多。

2016年7月后,电力、煤炭等能源运行管理职责一并划归市城管委。孙新军介绍,划归后,构成了一个能源板块。由一个主管单位承担煤电油气热能源的指挥调度等,为北京市热电气联调联控打下了组织基础。比如,原来冬天缺气的时候,热电气要联调,热、气在我们这,电在发改委。所以几家要来回协商,需要更多时间。现在只要我们自己就直接搞定。

能源运行越来越依赖清洁能源的当下,目前,已建成蔚县-门头沟输电工程,增加外送电能力300万千瓦。同时,陕京四线天然气工程也已建成,增加7000万立方米/日的输气能力。

城管委成立确定城市管理主管部门

城市管理破局,仰赖体制之变。

在市城市管理委副主任柴文忠看来,专业的城市管理在解决具体问题时效率较高,剩下的“痼疾顽症”则需要多个部门协调解决,如垃圾分类、渣土车管理等。

北京市城市管理委成立后,柴文忠认为,改革确定了城市管理主管部门。以渣土车管理为例,渣土车的管理涉及11个部门,如园林、水务、交通等,怎么协调各个部门,还要在横向上构建协调机制,以解决“九龙治水”问题。

柴文忠说,此次改革,还将首都城市环境建设委员会调整为首都城市环境建设管理委员会,强化其管理职能。作为统筹协调平台,首都城市环境建设管理委员会以定期召开会议的形式,研究解决需要多个部门配合的问题,发挥议事协调作用。

对话

北京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孙新军:

多部门合作可解决“九龙治水”

职能统一防止“交叉和扯皮”

新京报:此前,北京曾进行了一次机构调整。原市政市容委并入发改委、商务委、水务局等部门涉及城市管理的职能,成立城市管理委。这次改革,主要有哪些变化?

孙新军:这次改革,一个是把发改委的煤电油等能源日常运行管理,煤炭电力等行业管理,以及充电桩等建设运行管理职责并入。这样基本上在能源管理上形成体系。

成体系的还有生活垃圾方面,之前再生资源管理在商务委,这次把再生资源也管起来,形成全垃圾系统。其实废弃物垃圾里面也有一些再生资源,之前两家管一个,比较乱,现在统一起来。

再一个是环境卫生方面,把水务局及园林绿化局河湖周边及绿化带内的职能全部划过来,整个环卫系统,也统一起来。这三个方面是改革后统一起来的职能,把和城市管理相关联的部门统一起来,防止运行过程中的交叉和扯皮。

新京报:目前,北京主要面临哪些城市病困扰?

孙新军:“城市病”有两个层级,一个是疥癣之痒,难受难看不舒服;另一个是心腹大患,不治可能会危及生命。垃圾处理设施能力不足就是一个心腹大患。此次改革配套成立了设施处,专门负责相关市政基础设施建设。

最近几年,垃圾增长量很快。2016年平均每天产生2.38万吨生活垃圾,与前一年相比增长了2100吨。按照这个速度,2020年,生活垃圾日均产量将达到3万吨左右。目前,北京几个主要垃圾处理设施均在超负荷运行,有的甚至达到230%速度填埋。

根据规划,我们有20项生活垃圾处理设施正在加紧推进建设。其中有5处垃圾处理厂是今年力推的,包括阿苏卫、通州、顺义二期、密云、怀柔等焚烧处理设施。2020年,垃圾的消纳能力要跟实际垃圾产生量相匹配,甚至要有较大弹性。

城市管理系统问题需要综合协调

新京报:之前的城市管理中存在什么问题?

孙新军:城市管理系统的问题是一个慢性病,需要综合协调。这次改革中,进一步完成了综合管理和专业管理的结合,并突出管理的综合性,形成管理的合力。多部门共同合作,也能解决之前管理分散,“九龙治水”等情况。

新京报:具体如何解决“九龙治水”,提升城市综合管理能力?

孙新军:城市管理也不能大到无边。有些职能界限明显,边界清晰的,如环境卫生等,归入城市管理委员会这个篮子里。但交叉极大的,如乱停车,既是环境问题也是交通问题,类似这样的问题,我们归到“首都环境建设管理委员会”这个筐里。

相比之前的“首都环境建设委员会”,此次调整多了“管理”两个字,这个办公室仍设在城管委。这就意味着,职责特别明确的归一类,“退无可退、躲无可躲”,要担当起来。另一方面,有些似是而非、容易造成混淆,给人以推卸责任有余地的方面,会由这个委员会进行综合协调。所以说既有主干性的东西,还有兜底和弥补性的东西,这是改革的一个方向。

新京报记者信娜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北京“开学日”:出动警力6000人 民警帮学生开车门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丽)今日全市学校开学,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了解到,警方制定了专门方案,全力做好交通车流疏导、治安秩序维护和便民服务保障工作。

记者在海淀实验小学门口注意到,“高宝来爱民服务岗”的几名执勤民警指挥车辆和行人的通行,有的一有车来便赶忙上前开车门,有的则帮孩子拿书包。同时,前来送学的车辆也特别配合,仅停留十几秒钟,待孩子下车后,就在交警指挥下迅速离开。

为应对开学日 警方出动6000多人

9月1日,北京市公安局启动“高峰勤务”,即全市中小学、幼儿园、集中出入高峰时段安保勤务,将警力向校园周边投入,强化巡逻盘查和交通秩序疏导维护。据了解,共出动6000余名民警、2000辆巡逻车,动员20000余名校园内外群防群治力量。

充分发挥警务室、治安岗亭的作用,加大校园及周边巡逻看护力度。工作中,大力弘扬高宝来精神,以203处“高宝来爱民服务岗”为依托,全力服务师生家长,最大限度便民。

同时,根据区域治安交通状况,采取改善校门口硬件设施、调整交通规划、设置隔离区和安全通道等有效手段,全力做好校园及周边治安、交通秩序维护工作。

此外,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委教工委、北京市教委于今年9月1日至9月30日,在全市范围联合组织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校园安全宣传月”活动。

以制作宣传教育视频片,组织局属相关职能部门成立校园安全宣讲队“面对面”宣讲,开展校园安全宣传站、实操演练等实体活动,并通过“平安北京”等网络平台以及校园网、官方微信、微博等渠道同步开展网络宣传。

执勤民警为孩子开车门、拿书包

早上7时许,记者来到海淀实验小学门口,这里正是高宝来生前工作的地方。记者在现场看到,“高宝来爱民服务岗”几名执勤民警在学校门口疏导车辆、分流人员,维护治安及交通秩序,引导孩子平安入校。

7时30分,实验小学迎来了学生返校高峰,陆续有家长开车停在辅路上送孩子上学,现场交警和辅警一起合作,他们有的站在丁字路口,指挥着车辆和行人的通行,有的站在马路边,一有车来,便赶忙上前开车门,有的帮孩子拿书包引他们进学校。

记者注意到,在交警的协调下,每辆车在校门口附近停留也就十几秒钟,孩子下车后在交警指挥下迅速离开。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文/古泉君

在昨天,中美贸易战达到空前的紧张程度。杀人诛心,美国的一纸禁令,让本就风雨飘扬的中兴,再受重创。

罚了什么?

4 月 16 日,美国商务部部长 Wilbur Ross 宣布,因设备商中兴通讯未履行和解协定中的部分协议,美国商务部将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元器件,时间有可能长达 7 年。与此同时,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也发出最新的建议,警告电信行业不要使用中兴的设备和服务。

此外,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还对中兴通讯处以 3 亿美元罚款。这部分罚款可暂缓支付,主要视中兴在未来 7 年执行协议的情况而定。

简单来说,7 年以内,中兴再也不能采用任何来自美国的零件和技术来生产产品了。

“这实际上把他们排除在涉及美国以及任何美国物品的活动以外,不管是铅笔还是路由器。”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熟悉该案的一名美国前任官员的说法称。

理由是?

美国对于华为、中兴的处罚次数太多了,具体到此次风波,还要从去年说起。

2017 年 3 月 7 日,中兴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案件起因是中兴美国公司向美国制裁的国家伊朗出售违禁产品,中兴承认了3项指控:在未获得美国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向伊朗出口美国产品,妨碍司法,以及制造重大不实陈述。

同时,中兴总计认罚金额高达 11.92 亿美元,合计人民币约 82.2 亿元。除了交钱,中兴还做出了纪律处分的承诺,包括但不限于裁员、罚款等人事措施。

但据外媒报道,美国商务部周一发表声明称,中兴通讯在 2016 年至 2017 年间曾向商务部产业安全局做出虚假陈述,中兴通讯未如实披露它曾向有过违法行为的雇员支付全额奖金,且未曾向它们发出谴责函。

中兴通讯承诺解雇 4 名高级雇员,并通过减少奖金或处罚等方式处罚 35 名员工。但中兴通讯在今年 3 月承认,该公司只解雇了 4 名高级雇员,未处罚或减少 35 名员工的奖金。

“中兴通讯误导了商务部。中兴通讯没有谴责(涉事)员工和高管,反而给予奖励。这种令人震惊的行为不容忽视。”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在声明中说。

站在美国的角度来看就是:我已经罚过你一次了,你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好,那我做得就彻底一点。

于是,就有了这样强硬到匪夷所思的制裁措施。

对中兴影响几何?

简单来说,如果禁令真的落实,并且长达 7 年的话,对于中兴来说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去年的 11.92 亿美元的罚款,就让中兴元气大伤,从 2010 年至 2016 年,中兴全部利润加起来也只有 73.115 亿元,这一纸天价罚款,让中兴几年的努力付诸东流。而如今的制裁措施,不仅只有罚款那么简单,中兴甚至有停产的危险。

我们先来看看目前中兴的主要业务:目前中兴主要包含手机、平板等消费类电子产品以及电信设备两大块业务,其中电信设备占营收以及相关服务占约 60%,而消费类电子产品仅占 30 % 左右。

在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的今天,别说 7 年,就是 7 个月都有可能对一家公司造成致命的打击。原因也很简单,如今的智能手机制造完全依赖“世界工厂”,而美国所能提供的处理器、调谐器、玻璃等零件,一时半会还真没法在别国找到替代品。

的处理器肯定是没有了,其它依赖美国的零部件等也没戏了。由于 Android 系统是开源,基本上可以随便用,但是如今中兴已经拿不到 Google 的 GMS 授权(可以理解为 Google 全家桶),对于进军国际市场是不小的阻碍。尤其是在海外销售占比高达 70% 的情况下。

而电信设备方面,据全天候科技报道,中兴的电信设备部分的关键组件,比如说光传输的发送器与接收器等,还是以国际大厂作为零件供应主要来源,电信设备中的零件亦有不少来自美国的供货商。整体来看,外来零件占其料件比例至少有 6 成以上,而来自美国供应商的料件至少占了这 6 成的一半以上。

唇亡齿寒,中兴的生产受到威胁,连带着也会影响一批中国的供应商。

掌握了“核心科技”的美国,可以肆无忌惮地对中国厂商实施类似的打击,因为“无芯”一直是中国半导体行业难以言说的痛。

这像极了《三体》中智子对地球的科技封锁,如果硬要找些宽慰的话,就是这会刺激中国半导体事业的发展,甚至有可能会上升到“两弹一星”这种举国之力的高度。

但无论如何,中兴都已经沦为了大国博弈的牺牲品。

后续回应及影响

4 月 17 日上午,针对美国商务部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7 年,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表示:

中方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公司采取出口管制的措施。中方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规开展经营。中兴公司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了广泛的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希望美方依法依规,妥善处理,并为企业创造公正、公平、稳定的法律和政策环境。商务部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而中兴通讯在官网发表声明称,已获悉美国商务部对公司激活拒绝令。公司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及应对。

今早,受事件影响,中兴通讯 AH 股双双停牌,原因是以待刊发内幕消息公告,内容有关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激活拒绝令。待公司刊登相关公告后复牌。

另据新浪科技报道,截至 4 月 16 日美国股市收盘,高通下跌 1.72%、下跌 1.11%;同时,美国光纤网络提供商 ACIA暴跌 35.97%,Oclaro 下跌 15.18% ;此外,A 股多家科技板块公司股价走低,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盘中股价触及跌停。

中兴只是个靶子,战场之上,人人自危。

“这不是生意的问题,是生存的问题”

也是在昨天,美国政府表示正在研究如何就中国的云计算等科技领域进行贸易制裁。在多方压力下,美方发起的贸易战并没有缓和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用一句略显俗套的话来形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投资人“唐史主任司马迁”在上写道:

对中兴的禁售令,并不是只针对中兴的。 

芯片是中国对美国依存度最高,也是贸易量最大的品种。挑出一个来全面禁售,是在威胁“也可以全面禁售其它企业”。这种做法,已经不是贸易战思维了,而是冷战思维。因为在国与国的贸易体系中,正常的两国关系中,买卖只是价钱问题。全面禁售,是敌对国关系。 

集成电路动手太晚,08年后如果着手,现在不会这么被动……不管这次危机怎么化解,集成电路攻关,也必然被升级到建国后“两弹一星工程”的高度。这不是生意的问题,是生存的问题。

也许,新一轮的冷战就要开始了。

 

北京时间4月17日下午消息,在将菲律宾的业务出售给当地竞争对手Grab之后,打车服务Uber已经开始关闭他们在该国的运营。

菲律宾的Uber用户已经收到了Uber官方发来的电子邮件,该公司在电子邮件中告知当地用户他们将会开始关闭自己在该国的运营。

Uber还通过电子邮件告知客户,在他们的服务关闭之后,用户可以开始使用Grab的服务。作为Uber在东南亚最主要的竞争对手,Grab此前收购了Uber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以及越南等东南亚市场的业务。

Uber最初计划与4月8日正式退出菲律宾市场,但是菲律宾竞争委员会要求Uber将退出时间延长一个星期,以免给当前用户造成不便,并且为用户提供更长的过渡期。

然而,对于Uber与Grab的这笔交易,菲律宾反垄断监察部门此前也表达了担心,他们害怕在完成这笔交易之后,菲律宾当地的打车出行市场可能会缺少竞争。

菲律宾竞争委员会主席艾森尼奥·M·巴里萨坎(Arsenio M. Balisacan)曾表示:“Uber一直在强调他们将会退出菲律宾市场,但是对于他们与Grab的整合,该公司却一直没有给出足够的信息。Uber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退出了菲律宾市场,而是与这里的Grab进行了合并。这笔交易会让Uber成为Grab的部分拥有者。”在发表了这个声明之后,菲律宾竞争委员会就未在就此事发声,现在也不清楚该机构是否已经批准了这笔交易。

在退出菲律宾市场之后,新加坡成为了Uber现在唯一仍在自主运营的东南亚市场。新加坡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上周五表示,Uber在新加坡市场必须至少运营至5月7日。(月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