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

  在这次进博会上,瑞典Plantamed药厂出品的蝉花虫草片首次在中国亮相,引来的众多与会人员的极大关注。

  瑞典Plantamed药厂是一家具40年历史的瑞典知名药企,专业生产欧洲纯天然营养保健食品和膳食补充剂。在很长的研究中他们发现虫生真菌类有丰富的营养成份和人体吸收共亲性,他们多年前就在中国找寻各类虫草原料,药厂负责人雷莫·希诺博士告诉记者,“产于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已为世界所熟知,但价格也异常昂贵,不适用于作为长期食用的膳食补充剂,他们在和中国的科研机构合作后,发现一种被誉为“南方的冬虫夏草”的蝉花虫草,价格适中,文献还记载蝉花虫草对治疗慢性肾病、改善睡眠、提升免疫力等有一定功效,所以民间对蝉花虫草的食用比冬虫夏草还早800年呢”。

  在和中国科研单位合作后,瑞典Plantamed药厂通过中国药材原料,瑞典最先进的药物生产工艺当地生产,一款“中国虫草 瑞典制造”的蝉花虫草片(Cikaria),开始在瑞典、德国等欧盟国家风靡,深受当地中老年群体的喜爱。

  据雷莫·希诺介绍,此次他们带来进博会参展的蝉花虫草片(Cikaria),是100%以蝉花虫草子实体为原料,采用欧盟的生产标准和瑞典的特殊工艺,不添加任何辅料和添加剂,充分保留了蝉花虫草的天然营养和活性成分,可在人体内快速分解和吸收,为一款“中国虫草、瑞典制造,中国原料、欧盟标准”的崭新产品,希望能在中国这个虫草的故乡为更多人带来健康。

  此次参展,Plantamed药厂还让带来了他们生产的20余种风靡欧洲的纯天然营养保健品和膳食补充剂。

  作者:何易

  11月10日电 据生态环境部微信公众号消息,11月9日,2018-2019年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监督工作继续开展,发现涉气环境问题45个(其中2家企业各有2台应淘汰燃煤锅炉未拆除),如下:

  一、发现涉气“散乱污”企业1家。

  检查组发现,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有1家“散乱污”企业未完成整改。

  二、发现9台应淘汰燃煤锅炉未拆除。

  其中,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圣地玫瑰开发有限公司1台(0.1蒸吨),保定市阜平县志强饭店1台(0.5蒸吨)、阜平县供销社旅馆1台(2蒸吨以下)、阜平县迎兵旅馆1台(0.5蒸吨以下)、阜平县财富楼饭店1台(0.5蒸吨)、阜平县金博汇(阜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2台(均为0.5蒸吨)、涞水县青福洗浴中心2台(均为0.5蒸吨以下)。

  三、工业企业未安装大气污染防治设施问题2个。

  其中,北京市朝阳区1家;山西省阳泉市城区1家。

  四、工业企业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问题9个。

  其中,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1家,保定市唐县2家、定兴县1家、阜平县1家,沧州河间市1家、东光县1家、吴桥县1家;山东省滨州市北海经济开发区1家。

  五、VOCs整治不到位问题5个。

  其中,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1家;河北省保定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2家;河南省焦作沁阳市1家;山西省晋中市灵石县1家。

  六、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问题3个。

  其中,河北省邢台市威县1家;河南省洛阳市伊滨区2家。

  七、建筑工地扬尘管理问题4个。

  其中,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2家,邢台市南和县1家;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1家。

  八、物料堆场未落实扬尘治理措施问题8个。

  其中,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1家,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1家,保定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2家、徐水区1家、涞源县1家;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1家;河南省焦作沁阳市1家。

  九、发现“黑加油站”问题1个。

  检查组发现,河北省保定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有1家“黑加油站”,无任何手续,未安装油气回收装置。

  十、其他涉气环境问题3个。

  检查组发现,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大春饭店对面,保定市易县正鑫家园对面存在露天焚烧垃圾和秸秆现象。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栾川乡东信印刷厂对周边居民造成环境影响。

  对上述问题,生态环境部已通过督办问题清单交办相关市、县(区)人民政府依法调查处理。

  附表:

  11月9日强化监督发现涉气环境问题汇总表

生态环境部微信公众号截图生态环境部微信公众号截图

  南宁11月10日电(记者 杨陈)第三届中国-东盟高等教育合作论坛11月10日至11日在广西南宁市举行。本次论坛由广西民族大学、广西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办,以“开放、合作、共享、包容:‘走向2030’的中国-东盟高等教育”为主题,吸引了中国及东南亚各国40余所高校学者、智库专家及相关机构代表参会。

  近年来,随着中国与东盟交往日益加深,双方不断深化教育合作。以广西为例,广西与东盟各国近200所院校建立了合作关系。2017年境外来广西高校的长、短期留学生人数约为14528人,其中东盟国家学生9465人,占比高达65%。广西成为中国招收东盟国家留学生最多的省区之一。

图为出席第三届中国-东盟高等教育合作论坛的嘉宾合影。 杨陈 摄图为出席第三届中国-东盟高等教育合作论坛的嘉宾合影。 杨陈 摄

  中国—东盟双边教育合作成果已得到包括双方政府高层、学界人士及广大学生群体的广泛认可。老挝驻南宁领事馆总领事万习·维丽雅彭当天在出席论坛时表示,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在南宁创办的“六七”学校就为老挝培养了1000多名人才,这些人为老挝国家建设发挥重要作用。中国与东盟国家分享教育国际化的经验、探讨高等教育合作路径,必将促进未来双方教育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无论对于双方高层次人才的培养,还是双方关系的进一步加强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广西民族大学校长谢尚果对此表示认同。他说,面对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和东盟的高等教育都需要改革创新,需要以更开放的心态共享经验和资源,促进优势互补,促成互利共赢。

  他介绍,长期以来,广西民族大学充分利用沿海沿边的区位优势,已与东盟国家100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建立了密切关系,为中国—东盟合作培养了数万名优秀人才,其中东盟留学生约1.5万人。目前该校正以东南亚语种教学和研究为基石,积极打造东盟学科群。

  “推动和深化中国与东盟各国文化、教育、青年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有利于促进中国与东盟各国间民心相通。”广西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赵克称,期待各国高等教育专家学者在此次论坛上分享各自先进经验,共同探索中国—东盟高校进一步深化合作的途径。

  当天,来自泰国玛哈沙拉坎大学、印尼巴查查兰大学、越南河内文化大学、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老挝国立大学、文莱大学、菲律宾全面发展研究所,以及中国北京大学、厦门大学、四川大学等境内外高校、研究机构相关负责人,还围绕“高等教育国际化与可持续发展”、“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与中国-东盟高教合作”、“中国-东盟高校艺术人才培养”等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完)

  北京11月4日电 (记者 高凯)由十月杂志主办的“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日前落下帷幕,来自俄、法、德、日、西等语种的著名文学期刊的主编与编辑、国内知名文学期刊主编和外国文学研究专家围绕文学期刊对文学发展的使命进行了座谈。

  2015年起,《十月》杂志与俄罗斯《十月》杂志联合举办了三届中俄《十月》文学论坛。今年《十月》在杂志上开创了“世界文学期刊”专栏,邀请各大语种的知名文学研究者和翻译家撰写文章,向中国读者和文学界人士介绍各国文学期刊。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表示,“这次我们邀请中国主要文学期刊与来自几个国家的同行,就世界范围内的文学期刊话题进行研讨和交流,相信对我们今后的工作会产生积极的作用。”

  法国《现在》杂志主编雷吉尔·加亚尔指出文学中存在着一种期刊的诗学,“这个期刊的诗学基于它自身成立,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文学类型,它的行为方式、它的存在方式和它思考文学的方式,都和其他的不同。文学期刊的声音,读者不多,但这个声音是持续不断的发生,能够持续不断的刷新它自己的立场,给人带来新的现实,也是对文学本身的一种更新。文学杂志最重要的是对语言的关切,它能允许作家通过他自己的语言去和世界上各种各样对语言的损毁的、漠视的情景做斗争。”

  西班牙《客迈拉》杂志主编费尔南多·克莱默特说:“《客迈拉》一直是作家的期刊,并不是文化作者的期刊。不是新闻杂志,而是有文化底蕴的杂志。我们不追求短平快的主题,而是致力于文学的传播与普及,特别是优质文学。”

  对于文学期刊未来的方向,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树才认为,“无论在法国还是在中国,一个文学刊物的品质、影响力和能量经常是跟这个主编的个性、能力和能量联系在一起的。我特别希望主编能够发挥自己的个性,把刊物做得更加具有它的个性、具有它的能量和它的吸引力,这种特点是符合文学本身的,文学本身是需要个性的,所以一个文学刊物的主编有个性,文学就找到了它很突出的侧面。”

  《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指出,“年轻一代的创作和我们已经熟悉的中国文学也好、世界文学也好,已经形成传统的正典的序列之间明显存在一些区别,主流的大部分人的创作,他们作品拿来以后有一些区别。我们这代办刊人如何甄别、如何选择、如何开发这样的作品,面对新的时代变化的时候如何选择他们?一代又一代新的年轻作者能够接续,成为我们创作的力量,这是非常严峻的一个问题。”

  《花城》杂志特约学术主持何平特别强调了编辑对于文学期刊的重要作用,“我想象中有一种编辑,这种编辑在我们当代文学中一直存在,我其实把编辑看成是一个文学批评家,把编辑行为当成文学批评行为。批评即判断,所以我是把刊物的编辑行为作为一个很重要的文学批评的活动。”

  近年来,网络的出现极大冲击了文学的印刷和出版,西班牙《客迈拉》杂志主编费尔南多·克莱默特坦言,“我们杂志销量已经减少到八十年代的十分之一,我认为挑战在于如何把优秀的文学区别于目前充斥在社交网络上的低质量的读物,以及如何保持对读者的初心。可能做好筛选工作并且展示优质文学,会让我们对这种网络刊物有所区别。”

  日本《昴》杂志主编羽喰涼子说:“通过手机,读者可以免费的读到很多内容,作为编辑的我们,做着让读者花时间又花金钱去读书的工作,如果我们只是刊登一些不温不火的文章,这无疑是自寻绝路。”

  对此,《北京文学》主编杨晓升认为,“有人说是网络文学的冲击,我觉得这种冲击不是直接的,我的理解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文化的多元,包括生活价值的多元,原有读者八小时以外的时间被分解、分流。面对文化多元,读者八小时之外的时间被分解减少的情况下,文学期刊读者的减少到发行量的减少是自然而然的。”

  《钟山》杂志副主编何同彬指出文学期刊在面向年轻作者读者中遇到的困惑,“我们文学期刊在推年轻人,大量的推这些青年写作者,这里面也产生很多问题,很多年轻写作者在他还没有成为特别成熟的作家之前就过早在重要期刊发表,而且得那么多奖项,非常不利于一个青年作家的成长,但是现在整个期刊行为都在围绕着青年人,在打造自己刊物的未来或者说展现自己刊物的实力,这样一个形态本身也是有很多问题的。”

  “过去简单记录一下历史进程、记录一些事件、记录一些过程就会引起轰动的时代再也不存在了,信息能把你淹没,让你变得枯燥、乏味,让你疲惫不堪。”《十月》杂志主编陈东捷说表示,“《十月》一直在关注历史进程,但关注里面,那些隐秘的思想和情感,其他的媒体形式或者网络小说其他形式,可能很难做到的就是这种非常隐秘、你甚至很难察觉、作家也不是很理性的呈现,而是文学化、艺术化的呈现,我们从这种东西里发掘最大的可能性。我们现在不光是现实主义,只要有新鲜的可能性,我们都要包容,我们一直在寻找这种可能性。”(完)

  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再回应KTV歌曲下架

  6000歌曲下架并非强制且只针对特定版本

  11月5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称“音集协”)发出《关于停止使用部分涉诉歌曲的公告》,要求各KTV终端生产管理商和卡拉OK经营者删除或者不再向消费者提供6609部音乐电视作品即MV,引发了不小的关注。虽然其中大部分是少为人知的冷门歌曲,但也有《恰似你的温柔》《十年》《K歌之王》《死了都要爱》《晚秋》等传唱金曲,惹得很多麦霸网友一片哀叹,担心以后再也无法在KTV点唱这些歌曲了。为此,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昨天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再次做出回应,称此次歌曲MV下架并非强制执行,而且只包括与音集协有合作关系的KTV经营者,要求删除的也只是某些特定版本,如《卷珠帘》《当你老了》等,就仅限于《中国好歌曲》等节目的播出影像版本。

  英皇娱乐等为何被下架?

  代理公司严重违规而解约

  周亚平解释说,依据《著作权集体条例》的相关规定,音集协只能代表自身会员及接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称“音著协”)委托的授权作品向KTV经营者发放许可,非音集协或音著协管理的作品均不在许可范围内。而这次要求下架的歌曲MV中涉及的一些知名唱片公司如英皇娱乐、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等原本就并非音集协会员,此前的授权事宜都是委托相关代理公司和音集协方面办理的。因与音集协合作10年之久的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在业务中出现严重违规违约行为,音集协11月5日解除了双方合约,天合集团所属的7家子公司由此同时退出音集协,下架的6000余首作品就基本都属于这几家公司的代理范围。

  KTV再也见不到这些歌?

  只针对特定版本且经营者可自行谈版权

  周亚平表示,音集协只是一个集体管理组织,并不能强制经营场所将作品下架,此举其实是为了保护己方合作用户的利益。“如果他们坚持使用这些已无合法授权的作品,就有可能面临版权方的侵权诉讼和索赔,所以我们才会通过公告方式告知这些用户不要再使用了。不告诉他们的话,那是我们的失职。” 至于国内还有些KTV不是通过音集协而是通过自有渠道取得版权方授权的,则不在此次通知下架范围之内。即便是从音集协获得授权的KTV,如果今后还想继续使用这些作品,也可以自行去与版权方沟通洽谈。

  周亚平还强调,对于KTV来说,提供给消费者使用的作品主要是MV而非歌曲,一首歌往往会有多个MV版本,那么除了未获授权的特定版本,其他MV版本只要是有合法授权的,也无需下架。音集协宣传部主任国琨昨日进一步解释,比如陈奕迅、张惠妹、邓紫棋等热门歌手的经典作品被下架的都仅限于某一个版本,像陈奕迅被下架的《十年》《K歌之王》都只是英皇娱乐(香港)有限公司版本,张惠妹的《听海》和邓紫棋的《泡沫》也只是丰华唱片股份有限公司制作的版本,其他版本仍然可以在KTV现场点播。

  唱片公司退出是因为分成问题?

  音集协只从中抽取使用费的4%

  据了解,2008年时音集协成立的目的就在于为版权方和使用者搭建一条便于沟通的桥梁,因为面对海量的音乐作者和作品,KTV经营者想要全部实现一对一授权的难度非常之大,而通过音集协这样的集体管理组织来统一协调就会比较省事。周亚平介绍,基于此目的而成立的音集协本身并非赢利性组织,现在每年都是通过KTV经营者提供的点播数据,委托第三方统计公司进行加权平均后,按照点播量向经营者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后再支付给版权方,音集协只从中抽取4%的份额用于机构日常的基本运营。下一步音集协还将通过科学技术手段,依靠平台建立更加公开透明的授权收费及分配体系,以合理精准的收费及分配,让创作出好作品的权利人能够获得跟作品流行度相匹配的收益。

  不下架会面临什么后果?

  少数权利人索要高价使用费

  另据透露,此次公告的发布是音集协接下来将大力推动正版KTV曲库建设、规范KTV版权市场的系列举措之一。当下,少数没有加入集体管理组织的权利人将其作品通过与律师事务所合作或通过交易层层转包,利用各地法院司法判赔额存在的巨大差异,选择在高判赔额的地区不向任何使用者授权,然后再批量起诉当地KTV经营者,以期获得远远高于作品实际价值的商业利益。此举让众多的KTV从业者苦不堪言。音集协规范曲库后,向音集协缴纳著作权使用费的KTV场所即可彻底摆脱被诉风险,以建立公平合理的行业新秩序。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实习生 邓先宇

  相关链接

  下架歌曲数量最多的唱片公司

  英皇娱乐 3813首;

  丰华唱片 718首

  爱贝克思 577首

  乾坤影视传播有限公司 300首

  广州新时代 72首